PO18ん.℃οΜ 分卷阅读307

      第268节 妖妃的日常6(H) 【天子逞欲御书房 雷霆雨露皆君恩】

    泰昌帝看得心头火气愈旺,名为理智的最后一根弦也随即被烧的一干二净。他大袖一挥,便将桌案上的奏章书卷、笔墨纸砚、茶壶杯盏全部扫到了地上,然后握住仙子的纤腰,便一把将她推到桌案上。

    雪嫩肥翘的臀瓣感受着桌案的冰凉,雪衣意识到身前的男人要做什么。她惶恐极了,一边用手推拒着男人的胸膛,一边低低哀求道:“不要,不要啊,陛下……求求你,不要在这里……这里不可以……啊……啊啊啊——!”

    然而回应她的是皇帝陛下忽然伸手握住她露在外面的玉佩串,将那深插在她蜜穴里的玉势一下子全部拔了出来!

    可怜雪衣自上轮欢爱过后蜜穴就一直被迫“戴”着这玉势,她屄穴口小,阴道紧窄且膣肉极富弹性,不需她费力,就主动缠上玉势将它紧紧裹夹住,哪怕玉势尾端还坠有一串美玉,其重力也不能撼动分毫。所以雪衣从不曾担心它因夹得不紧而掉出来!

    只是她的极品嫩屄不仅紧窄有力,而且还极度敏感,稍有刺激就会分泌汁液,因此“戴”着这玉势,时间稍微一长,阴道里就会蓄满花蜜,少量的花蜜会从玉势与阴道的缝隙间溢出,但绝大多数都只能留在体内,而且因异物始终存在,花蜜也会持续不断的分泌,积少成多,时间一长,那种撑胀感让人并不舒服。

    而就此刚才,她在服侍皇帝陛下“拭矛吹箫”的时候,皇帝陛下也没有闲着,而是双手齐施,对她的身子百般亵玩,可怜她身子敏感,哪里经得起这样挑逗?不过须臾,就情动非常,蜜壶里的花蜜分泌的愈发“汹涌”,也令她百般难受。

    实则在皇帝陛下动手前,仙子的身体已经接近了所能承受的临界点,当皇帝陛下忽然出手粗暴的拔掉那被蜜肉裹夹了大半天的玉棒,那强烈而急促的摩擦所带来的刺激,不严于一根真正的肉棒凶猛的抽插,圣洁的仙子一下子就达到了高潮!她“啊啊啊”的尖叫着,浓稠的阴精和花蜜激烈的从仙子的屄口喷出,如一道银白色的高压水线,“凶狠”的喷打在皇帝陛下的胸膛上!

    蜜穴在喷涌,肛菊也在喷涌,就连两座被皇帝陛下反复蹂躏吸吮过的乳峰,也喷出了两道“喷泉”,整个御书房里充满了花香、蜜香、奶香、淫香……

    皇帝陛下看得双目赤红,他喘着粗气,三下五除二的脱掉了自己的衣裳——他身上还残留着一件解了一半的中衣,但皇帝陛下再也无法忍耐,他虎吼一声,用手劈开仙子的粉嫩大腿,怒龙勇猛冲刺,只听“噗嗤——啪叽”一连串清响,皇帝陛下的硕长龙茎竟一下子全部戳进了仙子的蜜穴当中!

    他戳的那样用力,以致两个硕大的精囊也如重锤般撞在仙子白馒头般的阴阜上!而如枪头般的龟头更是直接嵌套进一团花心软肉中间,并在那里凿开了一个大口子!

    “啊啊啊……不……啊啊啊——”圣洁高贵的绝色仙子被他这凶狠的一击,撞得啊啊尖叫,那本已经停歇了的两座“奶泉”竟又重新喷射起来!

    至于她的娇臀下面,溢流的菊蜜已经将整个桌面都淹成了汪洋!

    一个抽插就将怀中美人肏到高潮!这样的成就令泰昌帝大受鼓舞,全身气血翻腾,也顾不得怜惜,不等仙子高潮结束,就紧握仙子纤腰,臀胯拼命耸动起来!

    硕大的肉矛在仙子的紧窒蜜洞里来回抽插,大耸大弄,可怜雪衣仙子本就娇柔怯弱,又刚刚泄身,哪里经得起这样粗暴的蹂躏?在泰昌帝的大力挞伐下,整个人如遭电击,战栗着挺起了纤柔的腰肢,娇躯不住抖动扭曲,丰满浑圆的酥胸玉乳急剧起伏,玉体染霞,满脸潮红,娇喘细细,哀泣不止……一幅雨打梨花的凄艳模样,却诱得男人兴奋不已,抽插间愈发蛮横粗暴,不过几十抽,仙子大腿根部吹弹可破的柔弱肌肤便被泰昌帝坚硬浓密的阴毛刮出道道红色的血痕,两腿间肥美的大白馒头也因为永不停歇的撞击摩擦而通红发亮,亮晶晶的阴精玉液被龙茎的龟沟从蜜道的褶皱间悉数刮出,在玉户外堆积成一片白浊的泡沫,在激烈的冲撞中破碎后又汇成涓涓细流,沿着仙子的腿根流到神圣的御案之上!

    “……不要了,三郎……陛下……啊啊……饶了衣儿……饶了衣儿……”在皇帝陛下的强力挞伐下,圣洁高贵的仙妃娘娘就像是雨中的梨花、浪中的小船,一切皆不由自已,只见她蛾眉颦蹙,眼眸锁闭,弯如新月的睫毛微微抖动,娇靥绯红,性感的樱唇却被她咬的有点泛白——在这大内禁地白日宣淫已经超出仙子的想象,她竭力咬唇,想要抑制自己呻吟的冲动,然而,来自淫媚身体的本能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抗拒的,丝丝缕缕的呻吟还是从她的唇齿间溢出,在皇帝的御书房内回响。

    空旷的桌案让她无处借力,虽然被皇帝陛下握住纤腰,可强力的冲击还是让她感觉自己身在巨浪之中,随时都有倾覆之危,她下意识的想要揽住男人的脖颈,却不想竟被他所拒,急切间,她只能双手后撑才勉强维持住身形而不至于仰倒。

    她被迫挺起胸脯,一双饱满硕大的雪腻肥奶被冲击的上下摇颤,两粒乳珠随着乳肉不断抖动,宛若花枝上绽放的花苞嫩蕊,引人采撷,而色泽鲜艳,随着动情而膨大,又似熟透的紫葡萄,饱满多汁,点滴奶汁就像是葡萄破皮流出的果汁,可口诱人至了极点。

    不知不觉间,她那双被分开的修长玉腿也重新合拢,用力夹住泰昌帝的虎腰,晶莹剔透的小脚丫时而绷紧时而松开,肥美圆翘的雪臀也不自觉的适应男人抽插的节奏而轻抬后缩。注意到仙子细微变化的泰昌帝愈发兴奋,进一步加大了自己的抽插力度,每一次都深深插入,撞击着仙子爱妃娇嫩的玉体!只见雪衣仙子柳眉频皱,银牙紧咬,显出一幅不堪蹂躏的诱人娇态。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男人的抽插下颤栗,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时而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时而又重新落下、急促而羞涩地盘在男人的虎腰上。

    泰昌帝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绝世仙妃娇美玉体引得心神摇荡,一根肉矛抽插间愈发卖力,记记都刺入仙子蜜道深处的花心,将那团软肉百般揉搓,碾磨的花汁淋漓。

    “……啊啊……不要……饶了衣儿……不……不啊……”在皇帝陛下那十分强大的刺击之下,承受着威猛冲击的仙子再也不能压抑翻涌的春情,她放声娇啼,哀泣求饶,然而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猛烈的冲击!

    “……哦……哦……小骚货……勾引天子的小淫娃……肏……肏死你……勾引当你溺器的小太监……肏死你……叫你勾引人……骚货……妖精……哦……哦……”

    “……没有……呜呜……没……没有……衣儿……没有勾……引……啊……啊……”

    “还说没有……小骚货……让……让小太监玩弄你的小脚……还说没有……肏死你……不守妇道的小骚货……朕要惩罚你……肏……肏死你……”

    “……不是的……呜呜……不是……啊……啊……”

    耳旁听着仙子柔媚的呻吟,泰昌帝忽然松开仙子的纤腰,一把抓住她那双紧夹着自己虎腰的修长美腿,向上用力一抬,便将它们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绝色仙妃一时不知所措,高高架起的双腿令她的下身都被迫抬起,失去平衡的她急切间只能竭力用手后撑,然而强大的冲击力再加上桌案上遍布的蜜液,让她一下子双手滑开,只听“啪叽”一声,她的莹润美背已与桌案进行了亲密接触。

    好在皇帝的御桌足够宽阔,仙子虽然不慎躺倒,但脑袋还是枕到了桌案上,并没有如她想象中那样悬空。

    她还想挣扎着起身,但身前的皇帝陛下早就顺势前冲,挺矛冲刺,几番抽插,便将仙子肏的肉酥骨软,只能仰身承欢,再也没有动弹的气力。

    泰昌帝也解脱出双手来,一双大手粗暴的握住仙子胸前那双浑圆饱满、丰挺高耸的晶莹嫩奶,用力的揉搓着,仿佛要将这对滑嫩弹实的乳球彻底的揉碎!丰沛的奶汁被一股又一股的挤出来,好似永远都不会停歇,如玉雕般的仙子被肏的双眸失神,嘴角流涎,仿佛随时都会死去……男人的下体疯狂的耸动着,“呱唧”“呱唧”的水响声和肉交声如暴风骤雨般响成连绵一片,两人下体交合之处一片狼藉,堆满了白浊的泡沫,堵在仙子尿孔上的“尿塞”不知何时已经脱落,清澄的尿水一股一股的涌出,与那些淫精蜜液混合在一起,流的到处都是……

    泰昌帝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玄妙之境,除了疯狂的交媾外,他再也记不得别的,那种感官上的极致快乐让他的精神仿佛也升华了——此时此刻,泰昌帝觉得自己就是身处天堂之中!

    直到胯下的绝美仙妃忽然发出一声哀鸣!泰昌帝才恍然回过神来,发现手中紧握的饱满乳球正急促的喷射着“奶泉”,而一股从仙子花心深处急射而出的“水流”更是径直浇在他的龟头上,泰昌帝销魂之极,却也再无法忍耐,他怒吼一声,抽出龙茎,又用尽全力狠狠刺入仙子的花房深处,当铁枪般的龟头凶狠的戳入花宫颈口后,他才放开精门,滚烫的白浆热精便如同决堤江河般涌出,只闻咕噜咕噜几声,一注注的白浆便激射而出,沿着被强撑开来的宫口,全部射进了仙子神圣的花宫深处!

    可怜仙子体质娇弱,被滚烫的阳精一冲,顿时“嘤”的一声晕厥过去,只是那紧窄湿滑的膣户里兀自掐挤吸啜,抽搐不止。

    泰昌帝射得点滴不剩,直到马眼深处微感刺痛,犹觉喷薄欲涌,他脱力的趴在仙子柔软汗湿的玉体上,满足之余,又复心惊,却是知道自己今日太过放纵,对身体是大大不利。只是身下的美人是如此的销魂,让人爱不释手,只想永远的将她揽在怀里,这般爱她、怜她……

    泰昌帝就这样趴在仙子的身上喘着粗气,不知过了多久,忽觉臂间溅上几点温热,俯见圣洁高贵、美丽出尘的仙子爱妃兀自闭眼,弯睫下却有珠泪淌落。

    他心头一震,仿佛被什么敲打了一下,他连忙起身,然后一只手揽住仙子那纤滑娇软的盈盈细腰,一只手揽住她的香肩,把她娇软无力的美好赤裸的上身拉了起来,把她像一只温驯柔弱的小羊羔一样拉进自己怀里。

    “好宝贝,哭啥?”他温柔的安慰着,脸上一片柔和,这是后宫之中任何女人都不曾看到过的表情。

    然而美丽的仙子却只是一味的默默饮泣,根本不曾注意或者说是理会他的温柔小意。

    泰昌帝却不以为意,他贪婪而又怜惜的望着怀中的仙子,便见她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潮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他低头在圣洁美丽的绝色仙子那晶莹柔嫩的耳垂边轻声道:“我的衣儿,三郎好快活!你快活吗!”

    他深深地看着自己的爱妃道:“知道吗?衣儿,朕终于不用只看着你越来越美丽的脸儿,越来越动人的娇躯而枉自嗟叹!朕终于可以用力的,把你抱在怀里好好的爱你、肆意的吻你!尽情地把你压在身下,细细的品尝你的甜美,倾听你娇媚的吟叫声!

    听到你一声声叫着朕‘三郎’,你知道朕的心里有多快活吗……”

    皇帝陛下感慨万千的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诉说着情意,而美丽绝色、高贵圣洁的仙子却是芳心羞愤无限,绝望而又悲伤。精致娇艳的秀靥泛起一片晕红,一双如星玉眸含羞紧闭,再也不敢睁开来。

    泰昌帝犹自说道:“衣儿,从今以后,只要你待在朕的身边,做朕的女人,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包括这皇后的位置,好宝贝,在三郎的心里,你就是三郎的梓潼,只要你怀上龙胎,不管是男是女,三郎都会封你为皇后……就算没怀上也没关系,给三郎三年时间,三郎定让你坐上皇后的宝座!从今以后,这大明江山,就由你与朕共享!”

    说到这里,他仰首睥睨,豪情万丈,然而当他垂下头时,却发现怀中的仙子仍然美眸紧闭,暗自垂泪,仿佛根本不曾听到他的言语。

    仿佛一片真心被扔在地上,泰昌帝顿时大怒——他身为一代帝王,从来都是被人敬着、捧着、侍奉着、讨好着,何曾如今天这般去主动讨好一个人,而偏偏这人还不识他的真心,对他的“讨好”无动于衷,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受?

    他心头顿时火气,当即扬起手掌,下意识的便朝仙子的肥嫩臀瓣挥去!

    “啪!啪!啪!”

    “啊——!”美丽的仙子顿时发出一声娇呼!

    吃痛的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这时她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臂竟还搂在男人的肩头,而那双粉腻晶莹、浑圆修长的美腿,更是跨坐在男人的胯部,并紧紧的缠在男人的腰上!这般羞耻放荡的姿势,令仙子又羞又窘,她连忙羞羞怯怯地松开双腿,收回双臂,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族,只能回拢遮掩在雪腻晶莹、饱满高耸的玉乳上,却不知那浑圆硕大的乳瓜,早已不是她的纤纤玉手所能遮掩的,所谓的遮掩,反而更突显了双峰的饱满与肥硕!手足无措下,仙子那完美无瑕的绝色丽靥上更是升起一片艳丽无伦的嫣红,美得惊心动魄。

    泰昌帝顿时眸光一暗,紧接着,他用力将仙子爱妃的身子紧紧搂入他的怀中。而那根明明已经软如小蛇的阳具又一次硬挺起来,而且比此前更长、更粗、更硬、更烫!

    “……不,不要!”男人身体的变化立时传导给与之肉体紧贴的仙子,她惶恐不安的推拒着、哀求着,生怕这个暴君又要蹂躏她!

    “不要?不要什么?是不要朕赐予的皇后之位,还是不要朕的大肉棒?”泰昌帝嘿嘿邪笑道,一边将仙子的身体向前一推,又顺势向前一压,美丽高贵的仙妃娘娘便又重新躺回了桌案上。人高马大的皇帝陛下一把举起她那浑圆修长、粉腻晶莹的完美玉腿,将它们一左一右架到了自己的肩头。

    而后,他脸色瞬间一变,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喝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叶雪衣,记住,你是朕的女人!也只能是朕的女人!朕要给你的,你不要也得要!皇后之位你得要!朕的龙精你也得要!”

    说罢,看着花容失色的娇弱仙子,泰昌帝毫不犹豫的扳住她那柔弱的肩头,粗壮的龙茎对准仙子那仍在沁蜜的玉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又一次勇猛的插了进去!

    “啊……”神圣的御书房里再次响起了柔媚哀凄的婉转呻吟……

    第269节妖妃的日常7【淫靡的日常】

    庄严神圣的御书房的那场欢爱,在雪衣仙子的记忆里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她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那一刻近乎支离破碎!

    她也因此变得自轻自贱、自暴自弃,表现在外便是愈发的逆来顺受。而如此圣洁高贵、仙姿玉质、千娇百媚的倾国仙子的柔顺臣服,对泰昌帝而言,简直比征服了西域、女直还要兴奋快乐!

    接下来的日子里,雪衣一直困在乾清宫里。泰昌帝对她的肉体充满了痴狂般的迷恋,除了上朝的日子以外,他一直都待在乾清宫,尽情享受着她的销魂身子。每天他至少要在她的身子上发泄三四次,多的时候六七次都不止(雪衣阴精蜜液的滋补之效也为泰昌帝大振雄风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将奏折全部都带到寝宫批阅,最初几天,他还有所克制,办公的时候都到隔壁的书房。但很快,他连办公的时候都要缠着她,将她搂在怀里,一边批阅奏折,一边亵玩她的香软娇胴。

    他不允许她穿衣服——最多只允许在外面披上一袭薄纱——还是那种几乎完全透明的那种,没有半粒扣子,中间只靠一条帛带维系,衣襟总是松松垮垮的,根本不能全数遮掩她那浑圆饱满、丰挺肥硕的雪嫩乳房;有时候甚至就是一幅没有裁剪过的透明薄纱,没有衣襟,没有腰带,她要么像是浴巾那样将自己缠裹起来,只掩住锁骨以下,要么就如披帛或披风那样披在身上,无论怎样,都会有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而即使是遮掩住的地方,因为那几乎完全透明的材质,也根本遮掩不住什么。屋中的每个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她粉嫩的乳晕,看到那粉嫩乳晕上的娇小奶头总是带着各式各样的乳夹,让她那总是溢出的奶水再没有半点浪费,那胀鼓鼓、沉甸甸的奶子真的成了天子的“奶房”,每当他批阅奏章时渴了,就会摘下一个奶夹,或是亲口吸吮奶房中储蓄的新鲜奶汁,或是如那日在御书房中那样,将鲜热的奶汁挤进茶壶,泡制一壶再新鲜不过的奶茶。

    除了当场饮用外,她的奶水也全都被征用为天子的“贡品”——除了留给两个孩子的份额外,其余的奶水都会定时被宫人们挤取,或是作为“食材”冷藏,或是直接取用,为天子制作奶茶、奶糕、奶冰,甚得天子好评!

    而最最令仙子感到羞辱难堪的是,似是因美味奶汁的启发,泰昌帝竟对她身上所有分泌的液体都开始感兴趣起来。竟命令在她身边伺候的宫女们不仅要定时为她挤奶,而且动情时或欢好时玉户里流出来的蜜浆和后庭溢出的“菊蜜”,也都要注意收集。泰昌帝甚至还将这两种液体交给不知情的御医进行研究,竟得出是“大补”的极品良药,尤其对男人而言,不仅能延年益寿,更有壮阳的奇效。

    得知此事后,泰昌帝更是喜不自胜,对雪衣自是愈加珍爱,而对她分泌的阴精花蜜,更是宝贝异常,并命宫人们认真钻研,将其如奶汁一样,开发出各式各样的珍馐佳肴。而仙子那女儿家最最私密的禁地,也再未曾穿过亵裤。

    这都是后话。只说当前,虽然还未曾像后来那样对仙子的爱液珍爱之至,但泰昌帝同样不曾想过要为仙子穿上亵裤甚至是亵裙。因此,仙子的下体总是光溜溜的,不着寸缕,但禁尿棒、玉势、肛塞这样的东西总是“穿戴齐全”的——因为她是个“大小便不能自理”的“婴儿似的美人儿”,只有戴上这样东西,她才不会“将尿水淋洒的到处都是”。

    至于戴上玉势,是因为她的阴道太过紧窄,令皇帝陛下的龙根穿梭其中不甚顺畅,所以要用阴道塞拓宽一下——然而事与愿违,在“玉户自紧”天赋的加成下,仙子的阴道非但没有被整天插在里面的玉棒所撑松,反而“锻炼”的膣肌更加有力,从最初拔出玉棒后会留出一个大洞、需要几分钟才能弥合,到七八天以后,已经是甫一拔出,就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需半分钟的时间就能重新严丝合缝的并拢起来。至于肉棒插入其中那被膣壁媚肉狠命绞夹的苏爽感觉,只有天子一人知道了。总之,在含了七八天的玉势后,泰昌帝主动将它取下,再不提及拓展阴道什么的了。

    不过,虽然没了玉势,但她的阴道也并没有闲着,只不过是由玉棒变成了肉棒罢了。只要泰昌帝回到乾清宫,两人就永远粘在一起,她的阴道好像就是皇帝陛下龙茎的“刀鞘”,当它勃起时,总要插入其中“安放”。

    而当这根肉棒在她的阴道深处射出了浓浓的龙精后,这个男人却又会将玉势(有时候还会是玉珠、珍珠或是其他东西)重新取出,插进她的阴道,防止那些龙精溢流出来。

    也不知道是天生性趣如此,还是对雪衣“另眼相待”,总之,这位皇帝陛下对装饰仙子的私密之处有着异乎寻常的喜好。也因为这喜好,一方面,雪衣的下体总是不着寸缕,另一方面,她的私处几乎每时每刻都装饰着“美妙的饰物”。

    而这些美妙的饰物,在那透明薄纱的“遮掩”下,宫中的每个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无论这些宫人们心中如何想,至少表面都对她极为恭敬,也因这份恭敬,她/他们的视线总是低垂的,这让她那肥硕挺拔的乳房,那沉甸甸、圆滚滚,走起路来总是颤颤巍巍的嫩奶,有时候还能避免被这些宫人们用目光“亵渎”!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份恭敬,那远比奶房私密的多、也神圣的多的禁地,却是每时每刻都暴露在宫人们的视野下,每时每刻都在被这些低贱的太监和宫女们所“视奸”。

    这让雪衣情何以堪?!

    她本就是天生媚骨,体质敏感,极易动情。而内心也是纤细敏感,特别是随着她在情欲的深渊中一路堕落,内心自卑的她对外界的反映也格外敏感起来。也因此,哪怕这些宫人们并没有去瞧她的私处,哪怕他们毕恭毕敬心中没有半分杂念,但她还是会本能的产生这些人都在偷看的想法,宫人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她无可避免的联想为偷窥、嘲笑……而敏感的身体让她心中一旦产生这样的想法,就会应激式的产生反应,比如那插着玉势的花房,会分泌出透明粘稠的淫液,那粘稠的淫液会如一条银线般垂到玉势下方的珠坠上,然后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而这一切,都在宫人们的众目睽睽之下……

    在这样的“折磨”下,雪衣彻底的变了。

    她依然本能的对这样的“暴露”感到羞耻,但她不再避讳宫人,不仅如此,她还主动的在宫人特别是太监们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甚至主动让太监们去用身体接触,比如那个充作她溺器的小太监小海子,她特别“恩赐”他可以为她的玉足进行“按摩”——当她看到这些男人——哪怕他们是有生理缺陷的——带着兴奋的、不知所措的、感恩的……种种情绪来亵渎她的身体时,她在感到无比羞耻之余,内心深处也会产生一种隐密的、类似复仇般的快感:

    雪衣是个坏女人,是个下贱的女人,是个淫荡的女人!一个下贱淫荡的坏女人,不就是要人尽可夫吗?任何人都可以来玩弄雪衣的身体!越是下贱的男人,雪衣越应该去服侍他们,下贱的女人就应该让下贱的男人得到快乐!

    雪衣为自己这样阴暗的想法感到羞耻,可每当小太监前来服侍她排尿时,这种想法就不由自主的再次从脑海中浮现。于是,有意无意的,她开始慢慢喜欢在小太监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并越来越纵容他揩油吃豆腐的行为。

    这是一个大胆的小太监。雪衣很快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在小心翼翼的服侍了几次后,这个小太监就摸清了她的“软弱”,并开始逐步试探她所能容忍的边界。这种试探最终还有些胆怯,但当她向泰昌帝提出,自己的排尿时不喜欢有人直接围观,此后每次“更衣”,宫人们都会在屋子里用帷帐或半透明的屏风环出一个小小的“隔间”,这样,即使宫人们仍簇拥在外围,视线上终究有些模糊和阻碍。

    而在发现了这一点后,小太监就开始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在为自己吮尿的时候,他会用舌头舔弄尿孔周边的阴阜,舔弄被他亲手掰开的花瓣,甚至还会去舔弄那娇藏着的花珠!一双手也不再老老实实的固定花瓣,而是有意无意的在她的大腿根周边摩挲,他甚至开始偷偷的将真丝手套摘下,亲自用手来触碰她的私密之地!

    在吸完尿液后,他也并不会立刻离开,而是会将舌头卷起来,去试探着向还没有闭合的尿孔内里戳刺,他甚至还会将自己的唾液也逆向送进她的尿孔里,然后再装模作样的为她重新插上尿塞,这样便将他这个卑贱小太监的唾液永久的留在了她这个圣洁高贵的仙妃娘娘的体内!

    到了后来,因为泰昌帝免除了她佩戴玉势或阴道塞的要求,她的蜜穴也赤裸的展现在小太监的面前,这个胆大的小太监在为她吸尿时,也开始用舌头去舔弄她的花瓣,甚至深入穴中,去戳刺她的阴道、吸吮她的花蜜,甚至还将他的唾液如同在尿道中做的那样,也反向注入到她的花穴深处!

    这种羞辱让雪衣又是羞耻又有种隐秘的兴奋,自轻自贱的仙子的心灵已经渐渐产生扭曲,越是卑微的男人作践她、羞辱她,她越会感到兴奋,感到“满足”——因为她本就是下贱的女人,就应该被卑贱的男人所羞辱!

    在这种扭曲的心态的指引下,面对小太监愈发猖狂的亵渎,雪衣非但没有斥责、没有反抗,反而还默契的在宫人们面前为他掩饰“罪行”。而这样“软弱”的举动,令小太监惊诧之余,也让他愈发激动、愈发猖狂!他甚至开始放肆的用他那双肮脏低贱的粗掌去抚摸仙子那吹弹可破、嫩滑无比的大腿,开始以“方便固定姿势舔弄尿液”的借口去试探触摸仙子那肥美弹实的粉嫩臀瓣!开始在帮仙子吮尽尿液后,以“帮助仙子拓展尿道减轻疼痛”的名义,顺势将手指插进仙子的尿孔之中,去亵渎那还从未有男人染指过的孔穴……而对小太监得寸进尺的亵渎,圣洁高贵、优雅纯洁的仙子娘娘却一概“默许”,既是推拒,也表现得软弱无力,这种“懦弱”的表现,却是对小太监野望的最好鼓励,让他愈发放肆……

    没人知道,这种危险的互动,最终会滑向何方?

    第270节仙妃入空门

    如此浑浑噩噩的在乾清宫里待了约十来天,也可能是几十天,泰昌帝终于将雪衣送出了乾清宫。

    这段日子以来,泰昌帝虽然没日没夜的奸玩仙女爱妃的绝美身子,一派昏君的作风,但他并没有放下朝政,更没有忘记谋算长远。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虽然已经占有了衣儿的身子,将人控制在身边。但这件事认真说来就是奸占臣妻,一旦传出去,定要引起轩然大波,若是处置不好,不仅对他的威信是重大打击,甚至还会害了衣儿的性命。

    虽然秦家出于种种原因,并没有主动的去宣扬这件事,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若是以为这般下去就会平稳过渡,那可真是愚蠢至极。

    至于放弃衣儿,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因此,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将这件事情“洗白”,让衣儿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爱妃、甚至成为他的皇后。

    对此,皇帝陛下已经有了通盘的计划。

    说来,这个点子还是从唐玄宗与他的爱妃杨玉环的事迹中得到启发的。

    当年唐玄宗被儿媳寿王妃杨玉环所迷,已到了茶饭不思、神魂颠倒的地步,以致于虽然知道她是自己的儿媳,却也顾不得了。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他设计了一番表面文章,先是打着孝顺的旗号,说是要为自己的母亲窦太后荐福,便下诏令杨玉环出家做道士,并赐道号“太真”,命令杨玉环搬出了寿王府,住进了太真宫。然后,他将大臣韦昭训的女儿许配给寿王李瑁,并立为妃,以此来安抚寿王。五年之后杨玉环守戒期满,唐玄宗便下诏让杨玉环还俗,并接入宫中,正式册封为贵妃,成为自己“名正言顺”的女人。

    与这件唐代逸事相比,自己抢占臣妻同样算不得什么光彩事,唯一好一些的,大概就是不涉及父子伦理,但本朝的风气也不如大唐那般开放,因此,要想处理好这件事,说不得也要效仿古人,做一番表面文章了。

    于是,泰昌帝先是暗令大相国寺等佛门高僧放风,言“叶氏之女”(至于秦家儿媳的身份则被刻意淡化)乃是天女下凡,观世音菩萨的万千分身之一,下凡渡劫。若是能得佛门高僧点化,洗去心中尘垢,明其佛心,就能激发伟力,少则福及周边,多则护佑国运!

    不得不说,雪衣本就生得极美,更是天生有一种圣洁脱俗的尊贵气质,她虽深居简出,但美名却早就传遍京畿,因此这番流言很容易就传播开来,而且少有人质疑。

    老实说,事情如此顺利真的是大出泰昌帝的预料——不过这确实很有助于泰昌帝的布局——做成了这一步,泰昌帝便光明正大的下了道圣旨,封叶氏之女为“佛门圣女”,令其至大相国寺带发修行,为国祈福。

    本来,泰昌帝还是准备再拖一拖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雪衣的身子太过销魂,以致令他一刻也不想让她从自己的身边离开。搂抱着这具完美至极、诱人至极的天香胴体,皇帝陛下甚至在想自己要不要只是这般意思一下,让衣儿在字面意义上到大相国寺修行就得了,至于本尊,还是留在他身边陪伴。

    然而,仙子身体的忽然不适,以及太医的诊治结果,却令皇帝陛下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不美丽起来。

    因为他的可人儿怀孕了!

    只是怀孕,并不在泰昌帝的预料之外,甚至,如果单单是怀孕,还会令他大喜若狂。然而仙子的怀孕时间,却令他无比窝心!

    他的可人儿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而她在自己身边,不过刚刚半个月罢了!

    显然,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而是秦家的种!

    虽然认真分析一下后就能明白,这个看似是“意料之外”的事实实际上却是“情理之中”:以衣儿的倾世美貌和销魂玉体,那秦家父子自然与他一样,狠不得日夜与之欢好,恐怕她甫一出月子,那肚子里就被灌满了阳精,如此日夜浇灌,再度怀孕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他还是心有不甘!

    衣儿肚子里的孩子,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这个令他为之神魂颠倒的女人并没有完全属于自己!

    她的过去不属于自己!她的当下也没有完全属于自己!

    泰昌帝狠不得把这个孽种打掉!

    但理智告诉他,这个法子绝不可行!

    对衣儿的身体有损伤是一方面,而更重要的是,他能看出来,衣儿对腹中的孩子是多么的在乎!

    他不敢保证,自己一旦做出这样激烈的行为后,会得到什么样的反馈?

    他已经基本上征服了这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至少她的意志已经向他臣服,而她的肉体,也是任他予取予求。到了这个地步,他实在是没有必要去冒这样的险。

    相反,如果他允许衣儿诞下这个孩子,为了保下这个孩子,他的衣儿定会向他作出更多的妥协和顺从。

    比如,他已经借机向衣儿提出:在这个孩子生下后,就要为他也生一个孩子。

    他相信,当属于自己与衣儿两人骨血的孩子诞生后,他的衣儿将从肉体到身心,全部归属于他!

    只是,理性的设想是一方面,而平日里看到仙子那仍然平坦的小腹,想到那里正有一个不属于自己骨血的胎儿正在孕育,泰昌帝的心情就非常不美丽。

    出于某种“眼不见心不烦”的念头,拖延多日的大相国寺之行,终于被皇帝陛下提上了日程。

    于是,在这一日的黎明时分,美若天仙、国色天香的淑妃娘娘在宫中打扮得花枝招展后,被宫卫暗中送到了叶府门口,在那里直接登上了坐辇——这是一驾专门为她设计的坐辇,只有围栏而无厢体,由十六名孔武有力的武僧肩抬,坐辇以金丝楠木和檀香木制成,围栏用羊脂白玉打造,上面堆满了各式鲜花以及佛门七宝——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和玛瑙。

    圣洁高贵的雪衣仙子就端坐于这无数的鲜花与珍宝之上。她发梳高髻,戴莲花玉冠,身穿一袭白衣,佩翡翠佛珠,整个人圣洁空灵,庄严华贵,美得令人窒息。

    是日,万人空巷,争相目睹“圣女”尊容。当圣女法驾出行时,长街两侧数十万百姓竟是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被圣女的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圣洁、被其倾国倾城的天香国色所摄,无数人心甘情愿的拜倒,痴迷的望着她——却不知这份痴迷究竟是来自于对观音的崇敬,还是对那凡俗肉体的痴狂?

    但无论如何,叶氏女的佛门圣女的身份却是坐实了。

    那日以后,大相国寺的香火空前繁盛,无数王孙、士子、商贾、百姓拥入寺中,只为目睹圣女的天颜——只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自入住大相国寺后,雪衣圣女便独出一院静修,院落内外早已被皇宫大内接管,哪怕佛门高僧,也难得入见。真正能到此畅通无阻的,只有当今天子泰昌皇帝!

    可即便如此,也难挡百姓的热情。哪怕见不到圣女,但仿佛来此上柱香,就与圣女建立了一份香火情一样。空前密集的人流令大相国寺又喜又忧,甚至忧大于喜,日夜巡逻的武僧甚至担心哪一天密集的人流会将寺墙挤塌!

    圣女入驻大相国寺十日后,泰昌帝亲临大相国寺祈福,将这轮佛事推上了顶峰!

    泰昌帝也不曾想自己这个仿效唐明皇抢夺儿媳的翻版动作竟会产生这么大的反响,此时他已经是有些骑虎难下了。事实上,从理智的角度讲,皇帝陛下亲临大相国寺的举动是可以取消的,而皇帝陛下原本也是这般打算的。

    可是他低估了衣儿对自己的影响,也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

    只是一日不见,他便已是如隔三秋,三日后,他已经是茶饭不思、坐立不安,到第五日,他再也憋不住了,当即命令内廷加紧筹备此事!

    其实皇帝陛下也可以“微服私访”。不过一来此事一直都在筹备中,二来他觉得在这火上浇些油也没什么不好。三来则是来自于一种内心深处的不可告人的隐密心理:想想看,在无数民众的虔诚膜拜下,圣洁高贵、冰清玉洁的观音转世、佛门圣女,在庄严神圣的大雄宝殿内,一边履行自己的神圣职责,表情圣洁庄严的为万民念经祈福,一边宽衣解带,褪尽身上的衣物,将自己那羊脂美玉般完美无瑕、雪腻晶莹、粉雕玉琢、婉转婀娜的绝美玉体全然赤裸的展现在大殿上,然后对着佛祖和四周的金刚护法,含羞带怯的撅起肥腴弹翘、雪腻晶莹的粉嫩臀瓣,奉献给自己这个至高无上的帝王肆意索取、蹂躏、挞伐……这该是何等美妙的景致啊!!

    一想到这里,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就激动的全身发颤!而他的冲动也愈发不可遏制!

    泍攵怞:PΟ壹⑧H.CóM整理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