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后宫篇】第三十回:还是被肏了(H)

    沈蝶衣越是骚热难耐,陆珩却越是戏弄她,他将肉棒抵在她的花心处,来回磨蹭,就是迟迟不肯插入进去。

    沈蝶衣急得直哼哼,却不敢大声吵闹,只能用眼睛狠狠的瞪陆珩。

    就在这时,书房门外,当值太监高声宣禀:“启禀皇上,内阁学士杨凌、冯盛风求见!”

    听到这个声音,沈蝶衣顿时全身一僵,紧张的不得了。

    刚才赵大人进来回奏,是站在屏风外的,汇报完贪墨案的进度之后就退下了。可这两位内阁学士,都是朝廷股肱,只隔着屏风相见,可就说不过去了。

    沈蝶衣急忙压低声音:“别让他们进来!”

    然而陆珩却坏坏一笑,扬声说道:“请二位学士!”

    沈蝶衣顿时傻眼,当即便想跳下来,缩进龙案下面,可她却忘了自己手脚被绑,这样一挪动险些从桌上摔了下来。陆珩只好解开她脚上捆着的系带,可来不及解开手上的,沈蝶衣已经听到了脚步声。

    她生气的踩了陆珩一脚,忙掀开桌布躲了进去,没想到陆珩却一把将她按住,不让她躲到龙案的角落中去,沈蝶衣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被他按在了那里。

    片刻间,内阁的两位学士就走进了御书房,二人都是此处常客,直接就绕过了屏风,来到了龙案前,向陆珩鞠躬行礼。

    “爱卿免礼,赐座。”

    两位学士谢座之后,坐了下来,距离龙案也就五米左右的距离,呼吸可闻,沈蝶衣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此时,她跪伏在龙案下,手上的绑带被她弄乱了更解不开,而裙子被撩到腰间,她绑着手也根本扯不下来。于是,雪白细嫩的臀部光溜溜的高高撅起,而陆珩的大手就搭在她的雪丘上,缓缓游走,肆意狭弄。

    沈蝶衣一辈子哪里经历过如此羞耻之事。她捏紧拳头恨不得将陆珩胖揍一顿!

    “两位爱卿,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们送到朕这里来了?”

    一边抚弄着沈蝶衣细嫩的屁股,感受着那绸缎一样的细腻爽滑,陆珩一边与两位学士说话。

    只听杨凌说道:“启禀皇上,我与冯兄,是为了皇上后宫之事而来。”

    “哦?”陆珩等着听下文。

    杨凌轻咳了一声,那冯盛风接着说道:“皇上登基数年,却未有一儿一女诞出,我等朝臣翘首以盼,却苦皇上无嗣久矣啊。”

    听到这番话,沈蝶衣微愣一下,她这才想到,还真有这么回事,那么多妃子,怎么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难道陆珩身体有问题?

    没想到就在这时,陆珩突然将他那鸡蛋大的头儿忽然向前一抵,前端顿时插进了穴口,突如其来的饱胀感,令沈蝶衣又酥又痒的身子前所未有的满足,樱口一颤,险些发出呻吟声。

    沈蝶衣连忙低头,一口咬住绑住双手的丝带,透过龙案遮帘下的缝隙,竟然能看到两位大臣的官靴,顿时更是紧张的要命。

    这时,她听到陆珩轻笑了一声,向二人说道:“子嗣嘛,此事朕正在努力。”

    说着,他在桌下按着沈蝶衣的雪丘,龙根缓缓抵入,沈蝶衣顿时感觉那一条粗长、硕大、滚烫的龙根侵入了她的身体,强硬而又霸道,与她完美契合。

    你就是这么努力的吗!沈蝶衣气得瞪眼,但身体却又诚实的觉得十分舒服,他终于进来了。

    “可是皇上,臣听说,您空有后宫佳丽三千,却独宠柔妃一人……此事,不成体统啊。”

    杨凌不合时宜的话,顿时让沈蝶衣回了魂,她连忙竖起耳朵,想仔细听听,这些大臣是怎么在背后编排自己的。

    “呵呵……”陆珩淡淡一笑,微微欠身,拿起砚台,开始磨墨。

    他这么一起身,沈蝶衣感觉那条龙根忽然离开,内心顿时无比的空虚,而拿到砚台后一坐下,沈蝶衣又感觉重新被塞满,甚至还顶到花心深处,插得更深!

    陆珩借着磨墨的动作,胯下悄悄耸动,嘴上随口说道:“后宫之事,自古以来,自有内臣操心,二位学士对皇室继承之事担忧,倒也不算逾越。至于柔妃么……”

    说到这里,陆珩故意停顿了片刻,胯下用力一顶。

    话题的中心,“柔妃”沈蝶衣,正一边忍着不敢出声,一边偷听他们是怎么说自己的,被这突然一顶,多重刺激达到顶峰,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忍不住花心剧烈抽搐,泛滥成河。

    两位学士正竖着耳朵,等着听皇上说关于柔妃的事,陆珩却在这里停下了,表情怪异,脸色染红,磨墨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身下,沈蝶衣花心抽搐,快速的张缩蠕动,那层层叠叠的褶皱时而滑嫩,时而柔韧,春潮泛滥喷涌,又湿又烫,陆珩哪曾有过这般感受,被她紧绞的一时爽快无比,一个没忍住,龙根顿时喷薄暴发,白浊的浆液强力迸射,一泄如注,淋在花心之上!

    而沈蝶也因这一波彻底击溃,人事不知,瘫软在地。

    见皇上表情古怪,坐在那一动不动有一会儿了,杨凌终于没忍住,小心询问:“皇上,那柔妃?”

    陆珩吓了一跳,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和两个内阁学士说话。陆珩干咳了一声,说道:“二位爱卿,朕突然身体不适,这件事咱们下次再聊吧。”

    冯盛风连忙站起说道:“皇上,您身体不适,得赶紧看大夫啊,我这就让海公公去给您召御医!”

    “不用不用,”陆珩直摆手:“二位暂且退下吧,朕自己坐一会儿就好了。”

    冯盛风有些犹豫,杨凌却立刻拽着他,行礼告退了。

    等二人出了御书房,险些露出马脚的陆珩连忙擦了一把汗,蹲身将沈蝶衣抱了起来。

    沈蝶衣飘飘荡荡,全身无力,恨不得一口咬死陆珩,这个昏君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刚才的两个学士就在近前,如果被他们发现,以后还怎么做人?

    不过,刚才那种让人飘飘欲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越是危险,就越感觉刺激,最后竟然没顶两下就泄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嬷嬷说的,“后面可有的舒服了”?

    舒服吗?确实舒服,用舒服二字,根本不足以形容那种感觉。然而沈蝶衣自然是不能承认的,她骂了一声:“你混蛋!”张口就咬在了陆珩贴过来的唇上。

    本書來自于PO-18.℃OM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