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后宫篇】第九章:结发

    因为沈蝶衣是初次,陆珩怕她不适应,释放之后就没有再为难她。即使他初尝情滋味,斗志昂扬,却还是顾及着她。

    沈蝶衣此时全身瘫软,早没了力气,觉得自己像一条搁浅的鱼,呼吸都变得费力。

    沈蝶衣的下面早就被陆珩撞的麻木了,她没有动,瘫软着随他去了。她觉得有些委屈,陆珩有跟棍了不起啊,她要是有棍,也能这样捅死他!

    陆珩无意碰到她肿胀的小珠时,沈蝶衣哼了一声,声音有些哑,她嗓子也有些疼。

    陆珩像是看出来了,从床榻上起来,窸窸窣窣离开了片刻,回来之后竟给她端了一杯水。

    让皇帝亲自下床端水,恐怕整个天下也只有她沈蝶衣一人。

    若是让他爹沈尚书知道了,只怕又要指着沈蝶衣的鼻子骂她:“成何体统!”

    陆珩离开前,扯过了锦被盖在她身上,估摸着是怕她着凉。沈蝶衣没有力气,全身都跟被陆珩拆了似的,看着陆珩手里的那杯茶,瘪了瘪嘴,意思是让陆珩喂给她。

    陆珩轻轻一笑,将沈蝶衣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将水送去她唇边。

    “唔……”沈蝶衣浑身发烫,喝了茶,感觉那冰冰凉凉的水顺着滑到自己的胃里,有些舒适。

    等沈蝶衣喝完了水,陆珩便扶着她躺下,然后……光溜溜的躺在了她身边。

    沈蝶衣放弃挣扎,心想:“本姑娘现在没有力气,你等本姑娘睡醒了,仔细你的皮!”

    许是太累的缘故,很快她就睡着了。

    陆珩揽着沈蝶衣的腰,支着头,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轻轻笑了,喃喃道:“恐怕也只有睡觉的时候,你才会这么安静。”

    方才那一番酣战,二人披散的青丝纠缠在一起,陆珩发现了这一点,他小心翼翼又有些舍不得的将二人的头发解开,心中想的确实:“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可惜,沈蝶衣现在是妃位,只有皇后,才能与皇帝结发,因为只有皇后,才是皇帝的妻。

    陆珩想,得找个机会立后才行。

    他深知沈蝶衣不愿与人做妾。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认定了她,认定她是他的妻子。便是他后来当了皇帝,也认定了只能是她是他的皇后,只有她,唯有她,能与他比肩。

    长夜漫漫,陆珩觉得,方才的欢好,像是做梦一样。

    一场春梦。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