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后宫篇】第三章:替朕宽衣

    沈蝶衣穿了件红亵衣,坐在床上,乌黑的青丝散落,如瀑一样垂在腰间。只有皇后才能穿红,沈蝶衣不知道,让她穿红是陆珩给她的恩赐。

    即使点了熏香,夏日里还是有些蚊虫,沈蝶衣光裸的脚踝被蚊子咬了个包,她索性将脚拆在床上低头去挠痒。陆珩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她还是没变,还是那般肆意妄为,不懂规矩。

    而他偏偏喜欢她的不懂规矩。

    她没发现他,陆珩假咳了一声。

    沈蝶衣“啊!”了一声,像只猫儿一样跳了起来,看见是他,白了一眼道:“吓我一跳!”

    说完,也没给他行礼,自己爬上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还问他:“你这么这么晚才来,我都要困死了,你睡里面还是外面?”

    不等陆珩回答,她自己滚到了内侧,说:“还是我睡里面吧,省得你将我挤下去了。”

    陆珩摊开手:“爱妃不先替朕宽衣吗?”

    “你自己没手啊?!”沈蝶衣有些不赖烦,觉得陆珩吵着她睡觉了,没好气的喊了一声。这天下最不把陆珩当皇帝,或是唯一没把陆珩当皇帝的人,恐怕唯有一个沈蝶衣。

    陆珩失笑,站着不动。沈蝶衣睁开眼睛,犹豫了一下,还是起了身,赤着脚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就开始解他的腰带。边解还边说:“你现在能耐了,当了皇上,就可以随意差遣我了……”

    话未说完,陆珩忽然抬手拦住了她的腰,并且不容沈蝶衣抗拒的,将她按在自己怀里。腰贴着腰,沈蝶衣还从未与他有过这么亲近的距离,关系再好,她也是女子,霎时便红了脸。瞪着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看着陆珩。

    “赤着脚,小心着凉。”陆珩开了口,嗓音低哑,却是说不出的温柔。

    沈蝶衣一时被他的温柔迷惑了,在她愣神之际,陆珩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陡然的失重,让沈蝶衣惊呼出声,蹲在门外偷听的太监四喜和沈蝶衣身边那俩丫鬟,都忍不住掩嘴偷笑。

    陆珩将沈蝶衣抱在了床上,沈蝶衣躺着,看着陆珩站在她面前就开始脱衣服。

    “臭流氓!”沈蝶衣骂了一声,翻身滚回了里面,拿被子将自己一盖,蒙住了头,背对着陆珩说:“边儿脱去!”

    “这身衣服就是麻烦……”陆珩解了半天,都解不开腰间的玉勾带。沈蝶衣翻了个白眼,掀开被子跪坐在床榻上,伸手替陆珩解玉勾带。

    十指纤纤,轻轻一掰,“啪!”的一声,就将玉勾带解开了,沈蝶衣不屑对陆珩道:“理才麻烦!”

    “唔!”说话的时候,沈蝶衣正抬头看向陆珩,却不料陆珩埋下头来,一双微凉的薄唇就这么,压在了她的唇上。

    “唔……唔……”沈蝶衣伸手就要打他,却被陆珩的大掌轻松的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陆珩欺身下来,将沈蝶衣压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