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第十七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中)【HDt.NET】

    为了两位主演发挥得更加自然,几个机位的摄像都被安排在了相对较远的位置,骆凡看着监视器里陆铎和谭君姝入戏的状态,

    还是非常满意的。

    跟好演员搭戏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在他个人投入的同时将对手也带到戏中去,现在君姝的感觉就是这样,仿佛眼前眉锋似剑丰

    神俊朗的男人就是那个宠幸女子时的大将军,温柔又轻佻,而她就是那个懵懂无知,任由这个男人摆布的处子。

    “小东西,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少女翦水的眸子灵动中透着怯意,因不安而不住颤动的眼睫勾得人忍不住想去摸上一摸。

    叶灵儿瞧着眼前的男人越凑越近,直到那充满侵略性的气息彻底扑了上来,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小嘴已经被他叼入口中,像

    是在吮什么甜滋滋的蜜糖似的,含住了就不肯松口。

    小人儿犹如稚嫩的雏鸟般,不知道如何拒绝,只一个劲地仰着小脸任他亲吻,慌乱间唇瓣也张开了,软软的小舌也被邵衡卷入

    口中,拌着二人的口津,吸得啧啧作响。

    监视器后面的骆凡和内村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这种时候真不知道该夸两个主演演技好,还是单纯觉得这个场景太过香艳。

    趁着小人儿被自己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邵衡适时解下了她身上薄软的寝衣,唯独留下的藕色肚兜也在拉扯间,轻飘飘地落在

    了床榻上。

    绸缎般细腻软滑的身子就这么赤条条地展露在男人面前,灵儿只觉胸口微微掠过一丝凉意,紧接着就被一只火热粗糙的大掌给

    握住了。

    惊慌失措地小人儿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推开了放肆亲吻她的邵衡,满面绯红地低头看向自己不知何时已然赤裸的胴体,一副

    泫然欲泣地模样:“你,你,登徒子,怎么能脱我的衣裳?”

    骤然被推开,邵衡自然不满,只不过眉间的愠色转瞬即逝,反倒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有趣的小东西,大手更大力地揉着那嫩得

    能掐出水来的奶子:“我怎么不能脱你的衣裳?灵儿,我不是告诉过你,如今你已经不是公主,而是我的女人了,我脱你的衣

    裳,同你欢好,那都是天经地义。”

    “可是,可是……”

    小东西被邵衡揉着奶子,浑身烫乎乎的,还不住发麻,可依旧有些犹豫。

    邵衡用两指捏住她一颗粉嫩的奶尖儿,凑过头去轻吸了一口,惹得灵儿娇呼出声:“啊~将军~”

    “怎么了?”邵衡故作不明地抬起头,看着娇喘吁吁的小人儿。

    “好……好奇怪……”

    邵衡哑声低笑,继续含住那颗粉果,湿润有力的舌头来回拨弄着,直到叶灵儿连声求饶才松口。

    “如何,舒服吗?”邵衡将酥软无力的灵儿架在手臂上,知晓她定是尝到滋味了。

    叶灵儿乖乖点着头,虽说这感觉甚是奇怪,可也的确舒服得很。

    这时候,内村导演站起身举了下手臂,示意这部分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余光看见导演的提示,陆铎才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开始解自己身上已经明显汗湿的衣服。

    为了让拍摄的画面更好看,更符合人物,陆铎除了每天坚持健身,前段时间还特意给自己的身体上了层色,大夏天的,就趁着

    上午和傍晚太阳不那么毒的时候,正面反面趴在躺椅上晒。

    现在看来还是卓有成效的,衣服一脱,蜜色的肤色衬着匀称的肌肉,男性阳刚的力量感和美感兼具。

    谭君姝整个人晕乎乎的不太清醒,也没休息到什么场外的暗示,只看见陆铎突然开始脱衣服了,然后就见到他小腹上一块块的

    腹肌,再然后,茂密的耻毛中间,再次和昨天见到的那根巨物打了照面。

    陆铎很快就重新进入到角色,抓着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灵儿,想不想为夫的大肉棒?我可是为了你硬了一整日

    了。”

    叶灵儿抚摸着这根粗硬狰狞的肉根,伸出手指戳了下它猩紫大脑袋中间的小孔。

    尽管这个动作是写在剧本里的,陆铎还是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刺激得一激灵,马眼真的是男人特别敏感的地方之一,何况还被

    这丫头没轻没重地乱摸。

    “怎么了,等不及又想吃这里射出来的阳精了是不是?”

    男人咬着牙,马眼处已经溢出黏腻的前精,濡湿了灵儿的手指。

    灵儿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吞咽了下口水,便回忆起了昨日喷进自己嘴中那东西的味道,就是从这个小眼里喷出来的,腥稠中带

    着咸味,热热烫烫的。

    “将军在哪里藏了那许多东西?”

    小东西拧着眉头,全然没了昨日对这根硕物的恐惧,反而是探究地打量起来。

    邵衡显然未曾料到她会问出这等话来了,竟是思忖片刻,才明白原来是问他那许多阳精是藏在何处。

    府里的妻妾面对他都是诚惶诚恐,哪个敢在床榻上多嘴的,更别说对他的子孙根评头论足,可就是这么个懵懂又无所畏惧的小

    东西,才分外新奇,惹人怜爱。

    邵衡捉着她另一只的手,放在自己下边硕大的囊袋上,轻声诱哄:“小灵儿,这可是夫君真正的宝贝,你可要小心仔细,切摸

    弄疼了它。”

    灵儿睁大了眸子,连连点头。

    邵衡勾了勾唇,继续道:“昨日喂你吃的好东西就藏在这里面,只要灵儿想要,我每日都喂与你吃,如何?”

    灵儿一听这话,脸儿便垮了:“灵儿不想每日都吃,那东西不好吃,将军还是自己留着吧。”

    没想到小美人如此不给面子,倒让他下不来台了:“不想每日都吃,那便隔几日喝一回,其余的日子,就把那些精浆喂进灵儿

    的小穴穴里,把灵儿的胞宫填得满满的。”

    (本文独家首发自PO18脸红心跳https://www.po18.tw/books/633612

    ———————————————————

    作者最近有点焦头烂额了,所以更新巨慢(ㄒoㄒ)

    第十八章春宵一刻值千金(下)【高H】

    灵儿虽听不太懂邵衡说的什么,但却是明白了他今夜想用这根大棒子捅进自己下面的小穴穴里,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一机灵,这么粗的东西插进去,

    她会好疼好疼的。

    “将,将军,灵儿方才说错话了。”

    小丫头突然改口,邵衡不由挑眉问道:“说错什么话了?”

    只见小人儿一对水汪汪的眸子转了转,最后讨好地望着他:“将军大棒子里喷出来的东西灵儿喜欢吃,将军往后都喂给灵儿上面的小嘴吃好不好?”

    这话一听便知道是假的,不知这小呆瓜费了多少心思才想出这么个点子来,看来是怕他要了她的身子,宁可每日吃他的精水,也不敢让他捅下面的花

    穴。

    朝堂与后宅,哪一处不是勾心斗角,他身居高位,每至一处都需提起十二分精神,与那些文官武将虚与委蛇,夜里回府,枕边人还不忘搬弄是非争宠,

    片刻不得安宁。

    可眼前这女子实在是不同,仿若一张待人描摹的白纸,唯一的小心思,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少些疼痛罢了。

    灵儿见男人这般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瞧,便生出三分怯意来,缩了缩脑袋:“将军,你怎么了?”

    邵衡忽而笑了起来,伸手分开了少女的双腿,大手来到腿心处,隔着亵裤摸那从未示人的羞花,边还抓了灵儿的小手放到自己粗黑的阳具上,慢慢揉搓

    起来,哑着嗓子哄道:“乖灵儿,你可喜欢小婴儿?”

    “嗯?”

    男人这一问,倒让灵儿都忘记了他在自己私处作乱的大手,歪着脑袋想了想,前两年二哥哥就生了个小宝宝,她见过几次,白白嫩嫩还冒着奶香,可爱

    得紧,遂老老实实点头:“喜欢。”

    邵衡悄悄舒了口气,指尖寻到了小人儿嫩穴中间那条小缝,若有若无地上下拨划:“那便好,想必灵儿定是想生个自己的宝宝的?”

    “啊~”敏感的小穴穴被人这么挑逗着,灵儿忍不住娇哼一声,想要将双腿夹紧,却被男人桎梏住,没法动弹:“将军……”

    邵衡索性抱起了小姑娘,在灵儿的惊呼中,转眼间就扯下她身上碍事的亵裤,露出滑溜溜的屁股蛋子,而后便贴在了自己粗硬滚烫的阳具上。

    一气呵成的动作过后,男人喘着粗气咬住少女的耳朵:“灵儿乖,让为夫把大肉棒插进你的小屄里,这样才能把能让你受孕的子孙浆撒进去,这么一

    来,不出一载,灵儿就能抱上自己生的小娃娃了。”

    热烫坚硬的巨物虎视眈眈地顶在股缝处,吓得小丫头一动也不敢动,颤着声搂住男人的脖子:“灵儿喜欢小娃娃,可是灵儿害怕,将军太大了,插不进

    去的。”

    “怎会?”

    邵衡失笑,将少女两腿分开放了下来,男人则是盘着长腿,硬挺猩紫的硕物,与她面对面坐着,如此一来,小处子粉嫩的蜜穴尽收眼底。

    男人一手套弄着硕大的阳具,一手来到灵儿娇嫩的穴口,揉弄小巧的肉瓣和那颗鼓鼓的小淫核:“灵儿的小穴穴真漂亮,已经到了该被男人肏的时候

    了。所有男女都是这么过来的,你父王若是不把肉棒捅进你母后的身子里,又何来的灵儿?而且男人阳具的妙处,你尝过一回便忘不掉了。”

    邵衡哑声劝着,灵儿听着听着就觉得小腹酸胀得厉害,腿心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儿流出来了。

    “瞧瞧,灵儿的小屄流水了。”邵衡笑着举起手指,给小姑娘看看上头沾的汁液,而后全抹在了龟头上。

    灵儿呆呆地看着男人被自己淫水滋润过的龟冠,油光发亮的,像是一颗成熟了的大李子,却并不知晓,他这是为肏进她的蜜穴里做最后的准备。

    见她盯着阳具瞧,邵衡手上的动作愈发快了起来,小淫娃哼哼唧唧的,越来越多的淫水从穴口往外冒:“灵儿,想不想让大肉棒插进去,嗯?”

    男人的手指已经被淫水打得湿透,小处子怎是他的对手,俏脸酡红满是欲色,乖顺地点头:“想……可是灵儿怕……”

    邵衡知道到时候了,支起身子让灵儿躺下,扶着大肉棒贴了过去,热乎乎的大龟头抵在了嫩穴口:“不怕,我们试一试,若是真的进不去便罢了,如

    何?”

    灵儿笑了,感激地环住男人的脖子:“嗯,将军真好。”

    邵衡笑着亲了亲她:“灵儿,会有一点疼,很快就好了。”

    说罢,也不等少女回应,龟头摩擦着穴口,沾满淫水后便缓缓插了进去。

    柔弱的花瓣被坚硬的龟冠顶开,赤黑的顶端一点点嵌了进去,直到抵住一层软膜,男人才顿了顿。

    “将军,好涨……”

    男人不答,只是盯着她的脸,接下来要的不仅是剧中角色的处子身,也是谭君姝的第一次,陆铎不由有些挣扎,可身下的小姑娘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到了

    角色中。

    “灵儿……”一声低唤过后,男人臀上一沉,大半根阳具便插了进去。

    “啊~”小姑娘吃痛地惊呼起来,两行泪随之而下,双手无意识地在男人背上留下几道印迹。

    陆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背部的疼痛,只知道底下那紧致温热的小穴夹着肉棒,让他爽得不行。

    这时候本该轮到君姝说台词了,可陆铎等了数秒,还没叫她说话,只有她的吸气声,这才忍着极致的快感贴到她耳边提醒:“接词。”

    君姝如梦初醒,泪汪汪地睁开眼睛,满是控诉地望着男人:“将军骗人,灵儿好疼,呜呜……”

    “我何曾骗你了,这不是插进去了吗?”

    邵衡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乖,放松些,灵儿的小穴穴太紧了,让为夫好好捅一捅,等它松些了就快活了。”

    而后男人就扣住她的细腰,挺身将龟头顶到了花心,阳具还有一大截在外面,少女已经受不住地攀着他的肩娇吟了起来,没办法,他只能忍着浑身的酥

    麻之感,将就着抽送起来。

    这时候场外的骆凡导演突然喊了卡,在这种尴尬的时刻,陆铎和君姝身体相接,都怔住了。

    “陆铎,你在干嘛?全部都插进去啊,不然画面拍出来很难看。调整一下,随时继续。”

    陆铎满脸的阴郁,低头看了眼狼狈的谭君姝,问道:“你还好吗?我怕你受不住。”

    君姝不知道他原来还没全部插进来,可现在明明已经都底了,这人到底有多粗长啊?

    “我,我可以的……”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