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页

      虽说,尚婕云只是尚云辰的娘亲,可是看苏音殿下,愿意将登基盛典和成亲、封后盛典,三大盛典凑在一起来看,尚云辰在她的心中,必定是有一袭重要地位的,所以,以后到底是谁仰仗着谁,那可还真是有些不太好说呢。

    青官大人过奖了。尚云辰被尚婕云扶着,虽然看不到小青子站在哪,但是他还是礼仪十足的对着小青子行了一礼。

    毕竟,小青子在苏音的那里,都是有着重要地位的,更加不用说她已经伺候着太上皇,将近半辈子了,所以,这个礼,小青子是怎么也受的起的。

    小青子本人也知道,不过在面子上,她还是回了一礼,省的被旁人说她,不顾礼仪尊卑!

    相互客气一番后,小青子才命太监们,一路搀扶着尚云辰,稳稳当当的坐进了大红的喜轿之内。

    因为三个典礼一起进行的缘故,所以,苏音会先进行登基盛典,而尚云辰则被接进,属于凤后的圣祥宫内,然后成亲,最后在进行,封后盛典!

    焚香,沐浴,换衣,再焚香,再沐浴,再换衣

    一天下来,苏音从起初的五爪龙袍,到喜服,再到属于新任女皇的明huáng色朝服,一路从登基女皇,到新娘,再到妻主,她完成了所有女人,这一生都想要完成的三件大事,而尚云辰,虽然只是从新郎过渡到了凤后的位置,可他如今的一切,却是全天下所有儿郎,最为想要完成的两件事qíng。

    和尚云辰一起并肩站在圣武大殿之外,享受着满朝文武的跪拜,苏音心满意足的笑了。

    尚云辰扭头,看着苏音脸上诚挚而幸福的笑容,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期盼的幸福快乐的生活,终于降临了。

    人生当中,最为幸福的事qíng,莫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她,正在幸福又快乐的享受着一切。

    落日西下,月亮高挂。

    此时的圣凤殿内,一如往日的寂静,安谧,但是,寝宫的主人,却已经悄然而换。

    苏音醉眼微醺,似醒非醒的半眯着眸子,晃晃悠悠的从殿外,缓缓走来。

    细碎轻盈的脚步声,下意识的让坐在chuáng边的尚云辰,屏住了呼吸。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没一会儿,苏音纤瘦的身影,就笔挺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苏音一脸痴笑着,拉他走到桌边坐下,随后松手,傻兮兮的笑着,就捏着白玉酒壶的柄手,倒了两杯合欢酒出来。

    老公,今天是我们两个结婚的日子!来,我们喝jiāo杯酒!嘿嘿苏音醉意醺醺的把其中一杯合欢酒,塞到了尚云辰的手里,然后右手端着酒杯,就顾自的从他臂弯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尚云辰眸子半眯,语气很是危险的对着苏音,冷声询问,老公是什么意思?结婚又是什么?

    苏音咧嘴笑笑,毫无防备的就对着尚云辰脱口而出道,老公就是相公,结婚就是成亲啊!云辰,你好笨哦。

    我笨?尚云辰眼帘微垂,心绪复杂的轻声道,究竟是我笨,还是你根本就不是苏音呢?

    傻瓜,我就是苏音啊!她笑得很是单纯,一点警惕都没有设下。

    听言,尚云辰嘴角微勾,一双漆黑冷冽的眸中,尽是开心和幸福的笑意,对,我是傻瓜,你怎么可能不是苏音呢?是我笨!

    话落,他弯起手臂,一个仰头,便是一饮而尽。

    嘿嘿苏音笑嘻嘻的从尚云辰的手中,将白玉酒杯一把拿下,然后死拖硬拽的,就把尚云辰从桌边,重新的拖到了红色的喜chuáng边,随后,双手用力一推!

    只听,一声闷响,尚云辰笔直的躺在了大红的喜被之上,妖异夺目。

    嘿嘿美人儿,我来了。看着这一美景,苏音颇为猥琐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然后猛地一扑!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瞬间划破漆黑的夜空。

    尚云辰无奈的将她从喜被上横抱起来,然后坐在chuáng边,一边清理着喜被之下的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一边单手压制着怀中,苏音乱动的一双白嫩小手。

    等到他把chuáng上的东西全部清理gān净的时候,他身上的凤后常服,也已经被苏音给扒的差不多了。

    仗着酒劲,苏音一个努力的翻压,尚云辰很是配合的躺在了喜chuáng上,任由身上的苏音,一通胡乱亲啃。

    半晌后,尚云辰终于忍受不了苏音像小狗啃骨头似的,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满身的口水,顿时一个翻身,单手禁锢着苏音纤细的双手,彻底的掌握了chuáng上的主动权,将她弄哭了一次又一次。

    

    某次。

    尚云辰接连十天半个月的都找不到苏音,在正月初一的那一天,他脸色yīn沉的坐在凤椅上,任由苏音怎么逗趣,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云辰,别这么不高兴嘛,到底是谁惹着你了啊?你告诉我,我这就给你报仇去!苏音一脸愤慨的看着,坐在身旁的尚云辰,气势昂扬的柔声道。

    哼!尚云辰面容冰冷的冲着她轻哼一声,身上浓重的寒意,仍旧有增无减。

    苏音无奈,只能任由他而去。

    但是,苏音和文武百官们看惯了他的这幅冰冷模样,那可不代表前来出使的使臣们,可就看的惯。

    于是,众位使臣们串通一气,不动声色的指责了尚云辰态度冰冷一事,并表示,自家的皇子殿下可就没有他这么冰冷了。

    结果可想而知,嘴毒心冷的尚云辰,毫不留qíng的反讽了她们一通,直接说的她们哑口无言,羞愤恼恨的垂下了自己的脑袋。

    苏音见此,温柔宠溺的对他笑笑,随后夫唱妇随的暗讽了众多使臣们一通,便遣散了众人,笑意柔和的牵着他的双手,就在皇宫之内,闲逛了起来。

    因为苏音刚才的庇护,尚云辰低迷失落的qíng绪,一下子就好了许多,就连板着一天的冰脸,也在此刻温馨的氛围下,渐渐的融化了寒意。

    虽然不知道她要拉着自己上哪去,但是对苏音无条件的信任,他卸下了自己心中平时武装起来的种种保护,舒心而又闲适的跟着她的步伐,悠悠的闲逛。

    不知走了多久,尚云辰忽然看到,就在离他们不远的一处温泉水面上,竟然被人放满了彩色的小纸船,而在小纸船的中心,则被摆放着一个又一个的,已经被人点着的红色圆形蜡烛,与此同时,它们还被人特意的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心形!

    细细数去,竟有十一圈之多。

    尚云辰诧异侧头,看着苏音脸上温柔的笑意,就算先前他再怎么生气,也都在此刻软化成了一滩chūn水,这都是你弄得?

    恩,高兴吗?苏音双眼期待的看着他,这可是她平生第一次làng漫啊,更是第一次这么用心的为一个人,细心的准备这么多的东西和工作。

    喜欢。尚云辰毫不犹豫的点头,脸上和眼中的笑意,都充分的说明了,他已经不再生气,心中对此感到很是满意。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