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有点想要

      糖糖总共在莫念余公司里住了小半个月,这几天莫念余也经常帮糖糖辅导辅导作业,一来一去俩人熟络了不少,可当今天小孩没来公司住,打了电话又说想要回学校住,反倒让莫念余觉得有些奇怪了。

    这不住的好好的怎么又要回去住了?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

    “姐,我们这样不好吧……”

    糖糖拉了拉陈琪的袖子,却被她呵斥了一句,委屈的两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

    “别动我,没看见我在开车吗?”

    “可我还是想去莫姐姐那里住……”糖糖委屈兮兮地,又补了一句,“我都住习惯了……要不你就让那姐姐和我一起住嘛……”

    陈琪:“?”

    “你在说什么浑话?糖糖,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瞎掺和,知道了吗?”

    糖糖没说话,陈琪看了一眼就知道她生气了,也不搭理她,路上她接了一通秦雨甯的电话,还是糖糖撅着嘴把手机开到免提上的。

    “接走了?”

    “那当然,秦雨甯,这么着急啊?当初在外面找女人的时候有想过后来吗?”边说着,她还冷哼了一声,“其实想想,我也没什么必要帮你,难得莫念余铁树开花还给你摧残坏了,不如换个好。”

    这几句话听得秦雨甯拳头握紧又松开,没一点血色。陈琪听那边没声音,又补了句,“你记住,我只可帮你一次啊,成不成就看你了,你可别到时候又来让我做点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儿。”

    “哦,那挂了。”秦雨甯声音冷淡如冰,不想理会她,挂了电话后立马火急火燎地往莫念余那边开去。好在陈琪已经把备用钥匙给了她,也不用来回折腾。

    陈琪那头刚挂完电话,糖糖忽然来了句,“姐,我觉得秦姐好好看啊,b你有气质多了。”

    陈琪:“……”这是在故意气人呢?

    她冷漠地回了一句:“好好读你的书去。”

    秦雨甯从公司加班出来的时候已近夜晚,风呼呼地吹着,像是动物在危险地咆哮,大抵是老天都不想让秦雨甯住过去,半路的时候就开始下起了大雨,雨刮器来来回回地刮着,惹得秦雨甯心里也很焦躁,也不知到时候莫念余看见了自己会怎么说,反正就想先接近接近她。

    前方的h灯闪了几下终于变成绿灯了,秦雨甯想着陈琪说的话叹了口气,望着绿灯,就在踩下油门的那一刹那,忽然,侧方一束白光刺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望去,右手挡了挡那刺眼的光芒,顿时脸色煞白!

    明明是绿灯,十字路口的一辆货车竟然横冲直撞过来!

    “碰”“碰”几声!又是几声“呲啦”的急刹声,带着车子的撞击声和路人的惨叫声结束。

    雾蒙蒙一片,雨水淅淅沥沥,四周一片狼藉,撞飞在空中的伞支飘落,在地上被风吹着又翻滚了几圈,然后倒在了夹在着血水雨水的大马路上。

    太寂静了,脑子里白茫茫一片,全是嗡嗡声。

    有些路人也没有劫后余生的欢喜,只有吓得腿软。

    “快…快叫救护车!”不知是谁先说了出来。

    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的声音。

    “车…车里也有伤员……”这是最后一句清晰的声音,随后是一片嘈杂。

    “轰隆隆”的一阵雷声扰乱了莫念余创作的思绪,她肉了肉眉间望着外面的天气便停下了笔收拾好东西往电梯那走去,住宿间还在楼上那层,员工零零散散的上去了几个,等到她的时候就只她一个人了。

    电梯又从上一层下来了,走进去后看见电梯里是一片湿漉漉的痕迹,连墙上都沾染着外面的雨水,更别说踩着的地板。

    好脏……莫念余擦了擦那潮湿的按键,按了下,一会儿就到上一层了。

    回去还要给猫喂猫粮呢,正想着,电梯门就开了,刚走出电梯门,忽然一个人影窜出来,把莫念余吓了一跳,还没看清人脸,就被那人一把抱住。

    大脑宕机了片刻,当潮湿的感觉和熟悉的气味传来,尽管身子是被多么柔软的身体抱住,莫念余还是忍耐着扯了扯僵硬的身子,硬生生道:“秦雨甯,你离我远点。”

    那人抵在颈边,莫念余看不到她的脸,只感觉她喷洒在自己脖子上的呼吸都带着潮湿的冷气,她又扯了扯身子,却被她死死缠住,她拍了拍她的腰,“秦雨甯!”

    那人蓦地抬头,露出了一张憔悴又苍白的脸,她的嘴角紧抿着,那双原本勾人的眼里此时充满着血丝,睫毛间挂着一些水珠,也不知是不是那潮sh滴水的发丝里滴下来的。

    这脸有些梨花带雨,真是百看不厌,可这人真是越看越觉得她有点贱,一想到那晚上她对自己做的事,还挺气人。

    莫念余轻轻拍了拍她,哄到,“放开我,身上都湿了…”

    只要她声音一软,秦雨甯手上劲道确实松了不少,连带着人也正常了不少,不像刚刚那么失控,“抱歉,弄湿你了……”

    如果不是场景不对,莫念余觉得这话肯定有歧义。她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碰着她湿漉漉地衣服,以为她在作践自己,想来获取自己关心。

    秦雨甯见她不说话,主动放弃道:“那…我先回去洗澡。”

    莫念余就这么看她转身走了,还有些不适应,而且竟然还往里面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当莫念余看见秦雨甯打开自己房间对面的门时,她张了张口,又震惊地看着她把一旁的行李箱拖了进去,关上了门。

    什么情况?糖糖把钥匙给她了?不是,是陈琪把钥匙给她了?!

    莫念余回到房洗好澡换了身衣服,看了看陈琪给她发的消息,便去敲了对面那扇门,隔了许久,门才被打开,入眼的即是穿好睡衣的秦雨甯了,或许是许久不见的缘故,总感觉她消瘦了许多,当然,该凸该翘的那些的方的肉却一点儿也没少。

    “我听陈琪说你没房子住了?”站在门口的莫念余被请了进去,看着她正打开着的行李箱忍不住问道。

    秦雨甯稍显得有些局促,淡着一张脸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嗯,那边房子的合同你是知道。”

    她边说着边整理衣服,还有她性感的内衣内裤一并放进抽屉里,并不在意莫念余的视线,俨然当着自己家了,“这边的租金我可以付给你。”

    莫念余知道她什么意思,也从陈琪那儿了解到她在酒店住了很久,但秦雨甯租房合同上的那么点违约金也不至于付不起。

    她沉默地看着她一件一件地收拾衣服,回想起几个月前她们的对话。那天秦雨甯是怎么答应自己的?她记得当时是秦雨甯诱惑自己,然后中场休息的时候秦雨甯说要把她套牢了,怕被赶走,她的房子签了一年的合同,她还想签更久的合同。

    可没多久,她们又分开了。

    那天她们在家里g了些什么?莫念余越想越出神,越想越出神,她支着手看着秦雨甯弯腰收拾东西翘起那挺翘的臀部,翩跹的睡裙在她雪白的大腿边来回晃荡,缱绻的发丝有时会从耳边滑落,看着看着,她舔了舔唇。

    秦雨甯正收拾着东西,她今天目睹了一场车祸,而且差点是车祸的受害者,她在雨里奔波,她无法撑起一把伞为自己遮雨,她需要帮医务人员担担架,所以她来的时候浑身湿透了,可她不在乎。

    除去面对死者的悲伤和恐惧,她还有些庆幸,她本该高兴,可她又笑不出来。

    今天过的很快,可又过得很慢,在她以为两车要相撞的那一刻,她有过两个念头,一个是父母怎么办,还有一个是今天去不成莫念余那儿了。

    当感觉身后有人靠近,秦雨甯没回头,却觉得安心,尽管今天发生了车祸,可以前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安心,因为这是孰知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像今天躺在雨水里逐渐冰冷的尸体,通过今天这一遭,面对生或死,她感觉她很多方面释然了很多。

    比如…比如x、或者她那时对莫念余的报复心理。

    “阿余?”秦雨甯回头看她,她有很多话想对莫念余说。

    “嗯?”莫念余慢慢地靠近她,闻着她发间的香味,看着她律动的裙摆,眼神流连在她的臀部上最后飘去她的眼睛。

    两人对视着,只有后面一人慢慢地靠近。

    秦雨甯忽然不知怎么了有一股紧张感,不对劲,一点也不对劲。

    她有些期许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直到“啪”的一声,一只手抚到了她弹翘的t上,然后听到莫念余熟悉的慵懒的嗓音,“好久不见,感觉有点想要,给我好吗?”

    顿时秦雨甯脸色煞白,想着今天的所见,一具具尸体还有她的死里逃生,再想着自己马上要进行一场“欢愉”的性交ei后,内心一股子罪恶。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