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那一晚

      湿润的泪水滴在自己的脸颊上,莫念余又被迫被抵开了唇,对面的软舌里面钻进了自己的嘴里,与之交缠。

    没想到她竟然会用强的,莫念余被气的不轻,张口咬住了她的软舌,口齿不清道:“你再这样我把你舌头咬下来……”

    秦雨甯一怔,舌尖想再探进去却被咬的死死的,她慢慢吞吞地把舌头缩了回去,抵着莫念余的脸颊蹭了蹭,像小狗一样讨好主人一样,带着一丝哭腔:“好主人……你就原谅我吧……”

    “主人那天说的奖励还没给我呢……”

    怕莫念余记不起来,她好心地在她耳边提醒。

    听完,莫念余顿时脸色涨红,没想到到现在这种时候了秦雨甯脸皮竟然还那么厚,随即怒极反笑,“和你说什么你都不听,原来你只记得住这些东西?”

    莫念余二话不说双腿蹬着就要起来,周围的气压低的发沉,似乎她一挣开束缚,她们的关系就要彻底决裂。

    秦雨甯又怕又忧,紧紧地抱着她汲取她身上的一点温度,原本刚刚还叽叽喳喳的她已然变得沉默了,许是夜里太黑,看不清她苍白的脸,可却能感受到她颤抖的身子。

    一滴、两滴、三滴……

    泪水落下,濡湿了莫念余的衣襟。

    她的哭声压抑又悄无声息,像冬夜里迷途的猫儿在叫,让莫念余听得也心酸。

    终究是自己带回家的人,她想用手去拍拍她的背,只动了动手指,她又放弃了。

    她们已经不需要给对方错觉了,只会徒增烦恼,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以后的日子还会很长,她不希望往后的每一天都在猜忌怀疑中度过。

    莫念余还在沉思着,一片黑暗中,秦雨甯已经支起了身子,跪座在莫念余身上慢慢往前爬去,不碰到她一丝一毫,她的呜咽声已经小了很多,随之而来是一片沉寂。

    这次的窗帘关的严实,连一丝月光都没有透进来,整个房间只剩下一片漆黑和悉悉索索的声响。

    莫念余回过神,感觉鼻间似乎有股浓郁的花香味,那是秦雨甯洗澡时经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她的身上无一处不是散发着这种香味的,很好闻。

    她无意地嗅了嗅,感觉到鼻头好像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可能是多想了吧,莫念余定了定神,全当是自己的错觉。

    “帮我把手解开……”她的心情稍稍有了些平复。

    可是嘴一张,就感觉自己唇上立马附了个什么东西,轻轻地,只占了一点,绵绵的,还有些软,只以为是秦雨甯的唇,伸出舌头就要强势地抵开。

    没想刚伸了出去,就碰到了一处的入口,“唰”的一下,整个舌尖就直直地钻了进去。

    “唔……!”熟悉的滋味,熟悉的触感,这软嫩的像豆腐一样的东西,莫念余一舔就知道是什么了,顿时脸色涨的通红,探进去的舌头立马又缩了回来,撩的旁边的花蕊都有些发颤。

    “嗯……”意想不到的挑拨让秦雨甯轻吟出声,她有意地往下坐了一点,贴紧了她的唇,抚摸着她的发丝,眯了眯眼吩咐道:“继续,要我……”

    她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压抑,如果不是感受到覆在唇上的柔软没有一丝的湿意,莫念余还以为她真想在这个时候要了呢。

    莫念余头一撇,擦过唇上的软嫩,气道:“你再不下去,我就咬你了。”

    咬?

    秦雨甯吸了吸鼻子,掰正她的脑袋对准自己的下面,“你倒是咬啊…咬坏了你负责好不好……?”

    只一下,秦雨甯的t就压了下去,堵住她正呜呜叫唤的嘴儿,势要把那些不好听的话全部堵住。

    身上的重量和气味全在告诉莫念余她们现在正在做什么,片刻的失神后,莫念余张嘴就咬住了她的软肉,只有一片,她无意地厮磨了一下,估计是她的小花瓣。

    “嘶……”

    牙齿扯着下面,秦雨甯吃痛,可又继续让莫念余咬着,她摸着底下那人的眉眼,声音说不尽的低沉,“阿余,你别生气了,你想怎么样我都随你,只要我们在一起,全部应你……”

    真是不知羞耻,太放荡了!

    莫念余一下子用力咬住,牙齿都似要陷进软肉里,秦雨甯疼得闷哼了一声,真没想过以前宝贝又爱护的不行的地方在今天会被这样对待,要放在之前,早被她撵下床了。

    也不知有没有被咬破血,反正是sh不起来。

    “你咬疼我了……”她凄凄地说道,想把之前那一话题给掩过去,臀部却紧贴着下面,没有离开的意思。

    疼吗?莫念余松了松嘴,好像是尝出了一点咸腥的血味,她们往常在床事上一直都是欢愉享受的,今天是第一次把对方弄疼。

    莫念余默不作声的态度让秦雨甯又低落又难受,自己疼了她都不管了,像是真要被抛弃掉一样。

    “啪”的一声,她打开了床头的暖灯,微微抬起t,从莫念余的嘴里扯开自己的一片花瓣,低着头抚着底下那人柔软的发丝道:“看看,咬破了吗,要不要对我负责了……”

    除了嘴里渡在花唇上的津液上面并没有什么潮湿的痕迹,浅浅的牙印挂在唇瓣上显得有些残败,像没有被浇灌过的花儿一样,阴唇的颜色微红,仔细看才能看得见原来还被自己咬的蹭破了点皮。

    嫣红娇嫩的性器就在自己的脸上,看的一清二楚,想忽视都难,想想平常是怎么吃它的舔它的吸它的,它又是怎么回馈自己的,莫念余咽了咽口水,不自在地撇过头不去看她,“没有,挺好的……”

    话是这么说,可暗地里又在唾弃自己,自己的定力怎么一碰上秦雨甯就这么差了,第一次被她诱惑就算了,可来来回回两人也做过不少次了,怎么一碰上她,嘴就想往上堵呢。

    想着想着,也开始生自己的闷气,今天可是秦雨甯在外头找女人了!怎么还想和她纠缠不清吗?!

    看到莫念余的躲避的眼神,秦雨甯心中忽然有了希冀,有了想法,她轻轻地放软身子,蕴着眼中的雾气,一手摸着莫念余的脸颊,一手探到自己的下面。

    莫念余还不知她要做什么,就被扶正了脑袋,只见她两指一左一右掰开了她自己的花瓣,将那娇弱的闭合的小肉洞露了出来,性器彻彻底底暴露在自己眼前甚至嘴前。

    腰肢轻柔,花瓣红艳,里面的花芯粉嫩剔透,像刚剥了皮的葡萄一样水嫩,等人采撷。

    好想一口吸上去,像以前一样把花径里的蜜液都吸出来。

    舔的她喷水,操的她失禁,然后抱着她睡觉。

    可是现在,她们这样做是不对的。

    莫念余抿了抿唇,眼神没再躲避的看着,可却没有主动。

    秦雨甯差不多明白了她的想法,微微坐了下去,贴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半诱道:“不要有什么负罪感,我是自愿的,你不是也说明天叫我走么,我现在呆在这里没走,也算我们的关系还没结束……”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下面被舌头舔了一下,速度快的像是错觉。

    “嗯……所以,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因为对你,我是自愿的……”

    “啊~……”

    一声媚y,柔软的舌尖探进了她的体内。

    (ρǒ1⑧χ.Ⅴìρ(po18x.vip))上肉了,好久没写肉了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