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听一段往事

      在一起是不可能让她们在一起的,陈琪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就算她爱吃那里……不瞒你说小余的家庭状况有些问题,在我看来你们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对,她已经不想再继续刚刚的话题了,恋母也是她胡诌的,小余怎么会恋母,恨她还来不及。

    “能方便透露一下吗?”秦雨宁对于这事情也有自己的考量,她隐隐约约感觉那些对她们来说很重要,她很想了解,但是莫念余好像并不是很愿意说,只是一直晾在那里,冷风拂过,倒也让人清醒了不少。

    陈琪瞥了她一眼,抱了抱身子吐出了一句:“做梦。”

    她一点儿也不意外阿余的朋友会这么说,只是吊人胃口实在不好受,秦雨宁叹了一口气,化作了白气消散在了风中,她掏出了一包女士香烟,拿出一根点燃,半叼在了嘴里,正要收回去的时候看见陈琪的眼神。

    “来一根吗?”她问。

    “好。”

    陈琪不客气,接过了她递来的香烟,秦雨宁娴熟的帮她点上了火。

    “小余知道你抽烟吗?”她突然问道。

    秦雨宁一愣,烟灰掉了一些在地上,她用脚踩了踩,高跟鞋在地上摩擦出声音,直到烟灰与地上的粉尘融入到一起,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没在她面前抽过,我看的出来她有些洁癖。”

    “她洁癖不是很严重。”陈琪认可道。

    “其实她…”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雨宁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秦雨宁朝她示意了一下让她等一会儿,然后接通了电话,微微背对着陈琪,不想让她听见看见。

    陈琪无所谓,只是看着对面来来往往的车辆有些感慨,感慨小余,也会有些心疼。

    电话是莫念余打的,不知怎么的,秦雨宁听到她的声音后心情不自觉的好多了,被停职后她一直是处于烦躁状态的,这通电话无疑像她的镇定剂。

    莫念余与眼前的猫眼对视,听到有些嘈杂的声音,忽然有些心神不宁,但又觉得理所应当,她对手机那头人说:“在外面吗?”

    “嗯。”秦雨宁实话实说,老实的不像话,她说:“我就和朋友在外面喝点酒,现在在想你。”

    “哦。”莫念余没开视频,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常阿宁一直在家里,竟然今天出去了,她管不到她的生活,至于有前科,她还是有些不信任,或许对她原本的信任度就不高。

    “你是不是要走了?”

    秦雨宁一时摸不着头脑,还问她,“去哪儿?”

    莫念余狠狠地揉了几把眼前猫咪的脑袋,把它揣进怀里,“和别的女人跑了。”

    她恍然大悟,顿时说道:“不跑,只会跑到你那儿去。”

    “哦。”莫念余又撸了撸猫,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眼前这只暹罗是她从英国朋友那儿搞来的小猫,不大,四个多月,弄只小猫过来也是因为裴迟秋,因为裴迟秋最近老是若有若无的挑逗她,暗示她,她多希望自己是想多了,裴迟秋看起来很讨厌毛茸茸的小动物,比如教授家的金毛,所以她也弄了只猫来,果然效果好了不少。

    俩人一时无言,莫念余原本想和她说自己会早些回来都懒得说了,秦雨宁也不能说自己心情不好才出来喝酒的,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她不想干。

    “小余?莫念余?”

    陈琪的声音从后面响起,秦雨宁吓了一跳,瞬时瞪了她一眼。

    她本来是不想偷听的,她只是想帮莫念余查查岗。

    “陈琪?”莫念余有些惊讶,对秦雨宁说,“手机给她。”

    就这样,陈琪接过了她的电话,跑去了一边,离得她远远的,像是不想给她听见。

    也不知道她背地里又要说自己什么坏话了,秦雨宁叹了口气。

    在等待的过程中,她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她在想,是谁在背地里搞她,首先是要联系到那子公司的女高管了,她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任谁被查出来都要倒霉。

    当抽到第叁根的时候,陈琪回来了,电话也挂了。

    陈琪把手机还给她,秦雨宁看着黑屏的手机眼神埋怨的望着她。

    “别看我,小余自己先挂的。”她轻叹一口气把秦雨宁口中的香烟抽了出来,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才抽到一半的烟就被她踩的扁扁的了。

    这时,秦雨宁看她的眼神愈发不爽了,这姓陈的到底想要做什么?动手动脚的,还老是阻碍自己阿余在一起。

    “小余不喜欢烟味,你知道吗。”陈琪无视了她的眼神,起了另一个话题,她相信有关小余的事情大概会感兴趣很多吧,如果真如电话里所说的那样。

    秦雨宁一愣,没想到会聊到阿余了,之前问她阿余的事情,她说都不说一句的,现在反而由她起了这个话题,于是顺着她的话讲:“知道,我看的出来。”

    莫念余爱干净,当然讨厌有味道的东西,况且如果不是自身抽烟,大概很多人都会讨厌吸二手烟。但是她也从陈琪的话中听出了她大概想说些什么东西。

    “我和你说个小故事吧。”

    陈琪揉了揉鼻子走到了酒吧门口的花坛前,花坛前有一座椅可以供人休息,她随手抹了抹就坐下了。秦雨宁也跟着她坐到她旁边,没想到这女人看着富婆的样子,穿着也精致,倒是这么不拘小节。

    “这是一件悲伤的故事。”陈琪这样说,但她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悲伤的神情在里面,看似冷漠,“对于小余来说是很悲伤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就像在听一个故事而已。”

    “那是一个雨天,大概在六七年前吧,我和她一个大学,那天放假我和小余从学校回家,她父母没来高铁站接她,是我家车一起在她回去的,隔天我们就一起约好出去玩的,可是……”陈琪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紧接着说:“那天她父亲去世了,没几天我们就去参加了他的的葬礼。”

    秦雨宁没有说话,裹紧了衣服默默地聆听。

    “莫伯伯是过世在母女两人眼前的,突然性的猝死,原本心脏就不太好,而且那几年还一直酗酒抽烟,让身体更加扛不住了。”

    “你在她家住了这段时间,你大概会发现莫念余她的作息很规律吧。”

    秦雨宁一想,的却是这样的,除了晚间运动,莫念余的生活作息一直很规律,她点了点头。

    说到酗酒抽烟,那怪阿余上次会在厕所干呕呢…或许让她回忆起这段亲人离世的过往了吧。

    “而莫伯伯的酗酒抽烟全是源自小余的母亲,知道为什么喊他伯伯吗?因为小余大学那会儿他父亲年龄就快近六十了。”

    “阿余她母亲怎么了?”秦雨宁什么也不知道,只能接着她的话问。

    陈琪若有若无的瞟了她一眼,“如果当场捉住他心爱女人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看看那人会不会疯,况且还是自己的枕边人,原谅了一次又一次,屡教不改,还把人带去家里,让小余都看见了。”

    如果说到这里,秦雨宁就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内心震撼的同时多是心疼,心疼她那会儿一下子该承受多大的压力和刺激。

    “光看小余的长相就知道她的母亲很美了,而且那会儿刚好四十叁四岁左右吧,正是风华年龄。”陈琪上下扫视了一遍秦雨宁,“而且她不像你这般明骚,她真的是很禁欲的长相,你觉得小余初次看起来禁欲吗?她母亲真的是一副禁欲脸,有着特别放荡的内心。”

    秦雨宁没法多评判阿余的母亲,只好听她讲。

    “我想问你,你会和小余的母亲那样吗?”陈琪凝视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的确会勾人,把小余的心都快勾去了,“小余很惜命的,毕竟亲人死在她面前,她那会儿天天和我念叨的一句话就是,陈琪我爸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呢。”

    她又叹了一口气,说:“秦雨宁,我那么要好的朋友也就这么几个,所以说,你别害她。”

    会害她吗,她不知道,她想坚定的说:我发誓绝不会,可是她不知道她们的今后会怎么样,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她不想说那句口头承诺,她想先一步一步的和莫念余走下去再说。

    陈琪还在等她回应,只见那人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现在很想她,身心都在想她,我们还没正式在一起,她好像在犹豫,我在等她,对我来说此时对她的等待是期盼也是愉悦的,就这么简单。”

    天色也已不早,陈琪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看来双方都有那么点意思,只是听电话里那么说…她感觉自己之前的担忧大部分都是多余的了,不过说故事的时候刻意把莫念余说的可怜了一些,到时候秦雨宁的同情心一泛滥……莫念余一定好日子。

    陈琪觉得自己做的没错,转头对她说:“走吧,时间不早也该回去了,你那两小姊妹还在里面。”

    秦雨宁应了一声,两人便一起朝着酒吧走去,这会儿言雯和王凝燕俩人在里面鼓捣骰子,见人进来了问她还喝吗,她说回去了,付了钱后叁个人回各自的家,陈琪还要和她姐妹聚一聚。

    与两人告别,在马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地名,秦雨宁便坐在后面一直遐想,她想以后要更加关爱阿余了,自己也要做到禁戒烟,不勾搭不聊骚,无论怎样,以后和她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就行了,这也是她最初想要的生活,趁现在也还没有人觊觎阿余,只要她再加把劲,阿余肯定会贪图她身子以外的东西了,比如她的心。

    回到家刚洗好澡,就听见微信的一声叮咚,秦雨宁擦拭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只见微信上多出了一个人,是陈琪。

    想必是她拿自己手机添加的了,秦雨宁挑了挑眉,觉得她除了告诉点自己莫念余的往事,这人是真的太无理了。

    陈琪:hi

    陈琪: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在小余面前最好不要骗她。

    秦雨宁打了一个‘嗯’字发了过去,如果情侣在一起,她也讨厌被欺骗。

    睡前,她又语音里骚扰了一会儿莫念余才罢休,她想,在阿余回来前,一定得把她工作这一事办妥了,不然在阿余眼前不成了一无业游民,这样在爱人面前一定很扣分,自己都会嫌弃自己,所以,要尽快了。

    (ρǒ1⑧χ.Ⅴìρ(po18x.vip))快开车了,大概后面一章?大家别急,正在启动中,我也不知道我最近怎么这么懒了(o﹃o)可能在家躺太久了,,^,,,尽量勤快起来,应该是真的吧_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