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血亏

      员工的机票依旧是订在上午的,莫念余作为工作室的负责人自然是要把他们送到机场,只不过也不知道裴迟秋这个女人抽了什么风,一大早就候在了她的房间门口,依旧是那精致的妆容,温柔又得体的微笑,但让她心里有点发怵。

    “你怎么在这?”莫念余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连敬称都忘说了,但还是表面镇定的反手将门给关了。

    “一起去吃早点。”裴迟秋笑盈盈的望着她,见她披散的秀发有几缕发丝有些凌乱,伸手想将它捋顺。

    莫念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捋了头发,她的手还在自己的脑袋上摸了摸,顿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往后挪了一步。

    “裴老师,我自己来就好。”

    “已经好了,走吧。”

    除了昨晚的事情,今天一大早就能看见莫念余,裴迟秋心里还是高兴的,她身上的冷香味儿也很好闻,不自觉的,两人并排走的距离又靠近了一些。

    莫念余有些局促,她倒是想离远一些,可这样刻意的离远倒会让人更加尴尬起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

    “裴老师,我喊他们一起下来吃早点吧。”

    裴迟秋:“……”

    所以,她一大早在这边等着是为了什么。

    拒绝岂不是显得自己太小心眼了。

    一伙人风风火火的下来吃了早饭,大家心里都很喜悦,尤其是王鹏,直接直接坐在了裴迟秋的旁边,裴迟秋也找了个好位置,莫念余旁边的。莫念余起初心里叫苦,到后来早饭吃的还算安稳,喊他们下来一定是没错的选择了,那小王同志还真的是好同志,话多的让裴迟秋根本没法插嘴说话,只能坐在一旁默默的倾听,时不时答一个嗯、嗯。

    “裴老师,你真好,还亲自来送我们。”坐在大巴上,王鹏手上正翻着裴迟秋写的书,第一页上面签的名字当做宝贝一样看了又看,粗糙的大手还意犹未尽在上面摸了摸。

    裴迟秋看的脸一黑,没答应他的话,想起了昨晚自己干的蠢事,在那脏穴上又舔又亲又蹭,现在想想真是恶心死她了,许雅最后还骂她恶心,出轨的女人也不知道谁恶心。

    真是害她一晚上没睡好觉,那床更是一碰都不想碰,直接睡在了沙发上,早上洗洗干净刷了好几次牙才到莫念余房间门口。

    想给她一个surprise,却是一个不领情的主。

    王鹏见裴迟秋心情不好以为自己还说错了什么话,收起手中的书,眼神哀求的朝着莫念余看了看,莫念余会意,这时才说话,看她眼下的乌青想着转移一下话题。

    “裴老师昨晚是没睡好么?”

    小念主动来找她说话让她倍感欣喜,不过…为什么要和昨晚过不去了!

    裴迟秋顿时眼神透露了一些柔弱出来,声音也虚弱了不少,“是没睡好,昨晚心情不是很好。”

    “为什么呢?”莫念余一副无知的样子趴着前面的靠凳背上,侧头看着她。

    她的侧脸的弧度看起来很优美,但是…为什么要问为什么啊,不应该是安慰自己吗,应该让自己靠在她的身上稍稍睡一下呀。

    “没有为什么。”裴迟秋侧头靠在了一旁的玻璃窗上,她也拉不下老脸在这么多年轻人的注视下让莫念余坐坐好,让她靠一靠躺一躺。

    见她闭口不谈,莫念余也无意多揣测,拿起耳机听秦雨宁给她发的语音。

    这几天除了说想她想她之外,还说了最近在家里无聊又学了一些其他菜式,想她早点回来做给她吃。

    这些还好,只有一条让她血脉喷张,想让她按着秦雨宁把她给做了,莫念余也没想到自己会对她这么饥渴。

    对,就是饥渴。

    “你怎么了,脸这么红?”裴迟秋狐疑的望着她,伸手想摸摸她的额头。

    “没事!不要紧。”莫念余紧张的抓住她的手腕,放回到那扶手上,随后又按了按耳机,把手机的声音调的刚刚好不至于外泄,仔细的听耳机传来的声音。

    裴迟秋看着窗外飞驰的景色还有那独特的英式建筑,拇指摩挲着刚刚被抓过的手腕,缓缓的笑了。

    莫念余又喝了几口水,接着听秦雨宁发来的语音,长达二十多分钟,有点上头。

    里面婉转的哼吟是她极为熟悉的,这些还好,让她最受不了的是那极为清晰的咕叽咕叽的水声,然后红唇微启,阿余阿余的喊她,就凭着声音,她已经能想象到秦雨宁将两指插在下面缓缓的翻搅,把水搅的顺着臀部溢出,媚意尽然的样子了。

    可是…

    莫念余一瞥裴迟秋,顿时有点郁闷,裴迟秋和秦雨宁她俩到底什么关系。

    一个是圈子里令人景仰的大佬,一个是集团的执行总裁,俩人的工作性质并不搭边。

    她叹了一口气,算了吧。

    听了一路的语音,到达机场后一群人和那留下的两人挥手作别,送走了他们之后,莫念余也和裴迟秋道别,裴迟秋的眼神有些伤心,她其实早也可以回国,只不过就是想接下来的行程跟着莫念余,好和她进一步“交流交流”。

    莫念余刚想离开就被裴迟秋喊住了,只听她说:“这几天的行程都被取消了,小念,你约的那教授我正好认识,我可以和你一起。”

    莫念余:“……”

    大意失荆州,她昨天真的不该答应的,这裴迟秋好烦,血亏。

    裴迟秋见她不说话,反倒笑了,“小念,你不会不想和我一块儿吧,我也只是顺道拜访拜访老友。”

    怎么感觉她脸皮有点厚…而且竟然还是她的老友…mmp…

    “裴老师哪里的话。”莫念余讪笑道,“我只是一时太高兴了。”

    裴迟秋:“……”这么勉强的笑容哪里高兴了。

    她若有若无的勾了她一眼,瞧见她被自己压榨的模样也有几分快乐,“那便更好了,这几天的行程就一起吧。”

    这些天莫念余过的苦不堪言,秦雨宁则更是,寂寞的女人呆在家里除了办公没事好做,当天晚上,她拿出了莫念余上次扔给她的u盘,自己插进了电脑默默的看她们的小电影。

    (ρǒ1⑧χ.Ⅴìρ(po18x.vip))秦雨宁:真香。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