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怎么到处都是水

      伴随而来的是开门的声音。

    秦雨甯一紧张,心里一慌,随即把莫念余踢到桌子底下,“咚”的一声撞到了头,可怜的莫念余痛的闷哼了一声,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她。

    “嘘。”秦雨甯示了一个手势让她闭嘴,自己又没穿裤子,也没穿内裤,让她慌乱的一匹,但依旧要保持表面的镇定。

    “秦总,这是这月的报表。”言组长把东西放到了桌上,随后东张西望了一番,“刚刚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哪有,刚刚我不小心撞到了腿。”秦雨甯淡定的接过她的报表翻了翻,“电子稿等等再传我一份。”

    “咦,桌子上怎么到处都是水?”言雯用指尖就想往上面蘸。

    “别碰!”秦雨甯慌忙间喊住了她,紧紧的盯着她的手,真tm羞死人了,这个东西怎么可以给那个傻逼碰,不对不对…那是她的体液,如果发现可就糟了…

    “坐到沙发上去!”秦雨甯挥着手却又不站起来。

    莫名其妙,水怎么不好碰了,言雯像看傻子一样看她,“发什么神经,水都撒到桌上了,我就想给你擦擦桌子,好心没好报!”

    “没什么事就赶紧给我走!”

    “欸?这边的凳子怎么跑到你那儿去了?我搬过来吧。”

    “不用!我爱人刚刚去厕所了,她等等还要过来。”秦雨甯嫌弃的挥手,“别过来!”

    莫念余面无表情地跪在桌子底下听她们的谈话,原来她俩关系还挺好,不然不会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不过这个角度…莫念余默默地用双手分开她的双腿,头一点一点的朝花心靠去。

    “爱人?”言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小小的震惊了一把,“我最近没有去磕你的八卦,还出现了一个爱人?”

    秦雨甯的心脏砰砰跳,用腿夹着那人的头,够不着底,莫念余只能努力伸长舌头用舌尖去碰她凸起的小粉豆。

    “嗯…半个多月前。”秦雨甯说起话来有些虚,手心全是汗,软软的舌头就在她体下乱窜,糟糕,都被舔的又有感觉了…

    莫念余用舌尖轻刮她花肉上的缝隙,只是看着有人在,她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吮吸肿胀的阴蒂也是轻轻的,这个位置刚好抬头就能看见秦雨甯粉红的脖子和耳朵,表面却是一副淡定游刃有余的模样。

    她向着上面那人眨了眨眼,然后就在秦雨甯威吓的眼神下,拨开两片润滑蚌肉,往这幽深的洞口处“呼呼”地吹了一口气。

    这一吹,让里面的蜜液全给吹了出来,顺着股缝流到了皮质的椅子上,莫念余灵活的舌头一卷,就朝着张成哦O字的穴口堵了上去,契合的如同红酒瓶与塞子。

    “嗯…~”秦雨甯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哼吟声,舌头就在体内,言雯又在一旁,她还做不到在别人面前做爱,这么一想,小穴绞的舌头更紧了,她偷偷把手伸到底下推了推莫念余的头。

    一推就带着舌头一后一前的抽插,舌头就像粘在了她的穴里,秦雨甯羞愤的不行,随便一推把自己弄得不上不下了,办公室做就做吧,关键是还有人在高潮不了。

    “哦,我听说孟晓早上还过来闹,看来你把她解决好了啊。”言雯接了一杯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我真搞不懂你之前是怎么看上那种货色的。”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我猜你是没和她上过床,不然不会随手就把她给搞了。”

    莫念余在桌子底下一顿,粉嫩的舌尖就这么随着淫液顺滑地滑出阴道,擦过中间的花缝抵在红肿的豆子上。

    秦雨甯身子一僵,脸色有些难看,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欲哭无泪了,她好像觉得她才来一天的好日子又要到头了。

    俩人在大学就是同学,秦雨甯风流成性是大多数人皆知的,不过她样貌好成绩又好人缘也好所以大多数人也愿意和她成为朋友,秦雨甯对情人一直挑得很,像言雯这种死板无趣的直女她没有任何想法。

    “那些打过炮的全都升官发财了,也真有你的。”言雯有一下没一下的闲聊,听得秦雨甯拳头握紧,恨不得撕烂她的嘴,真欠打。

    “只是小小的提携一下。”   她故作淡定的笑了笑,“况且现在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是吧,像孟晓一样的全被我赶走了。”

    奇怪,她解释那么多干嘛,言雯皱了皱眉,“你老婆怎么还没来?我想看看。”

    “不知道,她,她应该回去了吧。”秦雨甯紧张的搓手。

    “既然回去了,欸,我有点好奇你是在上还是在下的?”言雯挑了挑眉,显然很感兴趣。

    “啊?”秦雨甯脸色有点僵,笑容挂不住了。

    看这副样子,“我懂了,你别说了。”孟晓一个停的手势打住她。

    “我在上面。”

    话还没说完,莫念余就盘腿坐在桌下的地毯上,用指尖捏着她的阴蒂,嘴角勾起倒像是冷笑,然后一张一合吐出两个字。

    坏了。

    秦雨甯的余光已经识出那俩字——要罚。

    言雯离开后,莫念余就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一脸不愉地看着那个欲言又止的人,“先吃饭。”

    “啪嗒”一声,门给锁了。

    秦雨甯穿好裤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沙发上的女人,没吃几口就跑了过去坐在莫念余的腿上,扭扭捏捏地问:“生气啦?”

    “我生什么气。”莫念余揉了揉她的小肚子,“吃饱了吗?”

    秦雨甯把衣服撩起来给她摸,“吃饱了。”

    看看这副听话的样子,骗子。

    “和我说说吧。”手心探进衣服里摸她平坦的小腹,看样子没吃饱。

    “就是…”秦雨甯抿了抿唇,然后倒在莫念余怀里蹭着她,“我说了你不准生气。”

    “活春宫我都看过,我气什么?”莫念余无辜的看着她。

    “她就是想靠美色上位…你知道吧。”

    “嗯,她没成功,那其他的呢?”

    “我给调去了分公司…”

    “有点像古代选妃,看上哪个挑哪个。”莫念余点了点头,随后恨恨地捏着她的腰肉,“秦雨甯,你真是让我意想不到,调去子公司怕不是害怕她们把自己惹得一身腥吧。”

    “我知道错了嘛…”她亲了亲莫念余的脸,莫念余撇过头不给她亲,“你又开始了,下床就不认人,都和我说了不气了…”

    “回去撅好屁股领罚吧。”莫念余拍了拍她的屁股。

    “啊?好啊。”秦雨甯心中一喜,随后捂住了嘴,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不是…我是说,你怎么又要罚我了…”

    (ρǒ1⑧χ.Ⅴìρ(po18x.vip))来了来了(≧≦)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