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只是按摩不给别人肏

      莫念余坐在车里微合着眼感受着心脏的跳动。秦雨甯是个骗子,她骗了自己,走的那么匆忙,她家里有人…朝着三楼的窗户深深望了一眼,她并不准备就此离开。

    陈琪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说会钓鱼的人都说要放长线钓大鱼,有些人会觉得自己的线已经放的够长了,然后沾沾得意等着大鱼上钩,可是又有一句话叫做姜公钓鱼,愿者上钩。在那个时候莫念余无聊的瞥了她一眼说你又知道了,现在回头想想确实有点道理。

    心里打着小算盘的莫念余并没有露出什么喜色,三楼的窗户旁晃过一个人影,是个短发精致又漂亮的女人。

    秦雨甯刚回家里还没关上门就被人一把抱住了,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却没有推开她。

    “你怎么还没走?”过了一会儿挣开了李梦阳的怀抱,秦雨甯把包给放下了。

    李梦阳穿了一套运动装和今早穿来的不一样,这套衣服是秦雨甯衣柜里随手拿着穿的,早上的衣服已经被洗掉了。

    “不在等你回来嘛。”李梦阳又粘了上去,及肩的短发扫着脖子,双乳紧贴着秦雨甯的后背一蹭一蹭的暗示。

    “你回去吧,今晚别住这儿了。”秦雨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打发着这个女人,真是恬不知耻。

    “你不想要吗?”李梦阳看着面前的秦雨甯抬手环上了她的腰,舔了舔秦雨甯的耳朵,感受着怀中的人的身体由僵硬到放软。

    李梦阳半长的头发搁在秦雨甯的脖子上让她感觉痒痒的。

    “不需要了。”秦雨甯摒着呼吸拒绝道,她已经要过了,不能再要了也不可以要,既然决定追求莫念余就要好好的克制自己。

    好,不需要了。嗯,脖子上全是吻痕。李梦阳心里有很多抱怨的话,可是一看到秦雨甯又不敢说出来,她们两个现在就是炮友的关系,这种只是互相抚慰身体的关系,谁管的着呢。

    “嗯。”李梦阳贪婪的嗅着秦雨甯身上的气息,上面还有其他人的香水味。

    没关系,秦雨甯只是现在不想要而已,等她的身体一愉悦了,就算嘴里喊着不需要,到头来还是会爬到自己身上来勾引自己让自己的手指进入,然后俩人会奋战到凌晨三四点,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可是我有点想要…”李梦阳用手轻轻地开始抚摸秦雨甯地胸部,因为长期的炮友关系,李梦阳知道她哪里最敏感,摸几下身子就完全放软,然后开始用舌头轻轻地舔舐耳根那儿。

    “嘶,痒…别碰我…”秦雨甯觉得自己敏感极了,耳根子被舔的发软,扭着身子想挣脱她的怀抱却被后面那人儿搂的更紧了。

    “就一会儿。”李梦阳安抚着她的情绪,口舌手脚却不安分的动着。她最喜欢看秦雨甯前期欲擒故纵,后期发骚的样子,一到发骚,那就是场真人现场版脱衣舞秀,特别惊艳。只不过这人床上床下极为不同,床下会有不怒自威的感觉,毕竟是CEO没点气势也管不好企业,在床上嘛只要不惹怒她,她就会脱掉衣服然后女王般的骑到自己身上来摇手指,细嫩的腰肢扭的特别漂亮,只要自己不过分,她还会奖励的说点骚话给自己听听,一到那个时候大家就特别享受,恨不得双方都死在对方身上,能把她肏到升天的同时自己也会很快的泄掉。

    李梦阳真是爱死秦雨甯的小穴了,她们曾经还玩过3p,三个人在KTV里做了一天的爱,当时秦雨甯披着风衣里面真空的跨坐在李梦阳的腿上,这个姿势让她的贝齿刚好可以叼住秦雨甯的奶子,而殷小姐坐在一旁看似镇定其实那温柔的长裙里藏着李梦阳的三根手指。那时候她们正做得极致的快乐,然而被推门进来的酒保打断了,隐藏在下面的交合感觉特别刺激,秦雨甯不知道有没有到,但那殷小姐红着脸维持着表面的从容其实下面已经泄了她一手。酒保问她们还需要酒水吗,秦雨甯高高抬起的屁股又不急不忙的坐下,李梦阳不管不顾的还是继续吸奶,毕竟有人,所以还是比较收敛,只是将其含在了口中舌头撩弄没有发出声音,秦雨甯摸了摸她的头也任由她这么做,然后回过头看着酒保镇定的说酒水已经够了,请勿打扰她们唱歌。酒保觉得三人的姿势和脸色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等酒保一走秦雨甯便撩开风衣看着自己的小穴吃假肉棒,李梦阳调皮的用手指弹了弹阴蒂,秦雨甯按着她的手在阴蒂上让她揉捏而她自己却一上一下的又开始吞吐。双龙头的假肉棒把李梦阳操的也很舒服,唇手尽用,殷小姐在一旁也开始尽情的一上一下吃手指等待另一波高潮,秦雨甯用精致的手抚慰殷小姐的奶子,然后把歌曲声放到最大,三个人又开始嗯嗯啊啊的唱起歌来。

    李梦阳舔了舔唇,有些怀念3p的滋味,随后又专心眼前的“正事”。有技巧的隔着衣物抚摸让本来就敏感的秦雨甯有些难耐,却坚决不出声,一字一句道;“李梦阳,我不需要,你赶紧走,我们现在必须结束这种关系。”

    结束关系?李梦阳愣了一下动作也随之停顿了一下,这是秦雨甯第一次跟她提到结束关系。怎么回事,上午还操的好好的两人还特别享受,她还说自己是她见过技术最好的。怎么一出去一回来,竟然要跟自己结束关系?她是被下了什么药吗,真是疯了,自己那么爱她她竟然要结束关系?李梦阳沁出了眼泪:“我哪儿做错了。”

    虽然秦雨甯和李梦阳是炮友关系,但一直以来秦雨甯是有固定炮友的,就是李梦阳,两人也约好了再任期间不能找其他人,除非合约着3p,而且大家都是要有健康证的,还要定期检查,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染上什么奇奇怪怪的病。不过李梦阳在一次和其他女人一夜欢情之后,又觉得其他女人的滋味虽然没秦雨甯好但也还不错,男人都喜欢尝鲜,其实女人也一样,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特色,比如胸的大小不同啦、乳晕颜色不同啦、你是蝴蝶穴还是馒头穴啦,总之这几炮背着秦雨甯打下来仿佛就跟染了毒瘾一样十分畅快,止都止不住,只想流连不同的女人之间看着她们为自己淫叫。但是吧,李梦阳是坚信自己是爱秦雨甯的,对秦雨甯也可好了,说实话这一日三餐下来,炮友当的和对象没什么区别,秦雨甯乐的享受,端倪是发现了,但是她不想管也懒得管,只要健康就行,自己也不是爱玩么。

    “小亲亲,不要。”李梦阳眼里挤了几滴泪水,看似极为可怜,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歇的,摸得秦雨甯全身发痒又只能忍住。

    李梦阳心里给自己的定位是小奶攻,不过偶尔秦雨甯也会弄弄她,帮她疏解欲望,毕竟女人一直憋着也不好,但被上次数最多的还是秦雨甯,她觉得当受那么舒服还可以被伺候着没什么不好,一切的一切都是以舒服为主。

    “小亲亲~”李梦阳努力的挑逗,想着只要流几滴眼泪,撒点娇,这个掌控欲强的不行的女人就会心软了,现在自己就是个乖孩子任由她摆布,不过到床上是任由自己摆布。

    隔着文胸胸部被轻轻地揉着,耳根子又被轻舔了起来,秦雨甯背着身子看不到李梦阳的表情,身体被摸的难耐,却还是坚决的说着:“你走开,赶紧走。”

    李梦阳只觉得她在说反话,就像在说好好把她伺候舒服,好好疼爱她。于是李梦阳用胯部轻轻顶弄她的臀部,两人一起一伏的样子如同交配一般,一前一后,听着她沉重的呼吸心情不禁变好,连看着不顺眼的吻痕都认为美腻了起来。

    秦雨甯感受着死皮赖脸的粘着自己的李梦阳好感顿时有下滑的趋势,可是又气自己不争气的身子,真是难受的紧。

    “嗯…”说实话,刚刚被莫念余吃完后觉得还是有点想要,因为只有舌头操花心哪能扣刮的到里面啊,下面又开始变痒了,蜜汁泛滥,想要手指扣一扣止痒,秦雨甯挤了挤自己的花心试图来缓解这种饥渴。莫念余,可是她不能对不起莫念余,虽然关系没有确立,但在自己心里,她早已是自己的恋人了。

    李梦阳看着软在自己怀里的秦雨甯顿时又得意起来,不过眼角还是挂着晶莹的泪痕,仿佛秦雨甯是个负心汉。

    “小亲亲。”李梦阳从后面环绕着秦雨甯,一只手探进了秦雨甯的文胸里揉捏着胸前的红梅,断然不敢直接去摸下面,她还需要秦雨甯的首肯才可继续,不然她会生气。

    等秦雨甯闭上眼睛,李梦阳也闭着眼睛环抱她,她们现在只需要感受对方的呼吸,感受暧昧。两只手各抓了一边的胸,李梦阳先托着胸垫了垫仿佛在秤几斤几两一样,然后开始像盘太极一样盘了起来,这种用别人的手爱抚其实很舒服,自己揉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少感觉。

    感受到怀里人的呼吸加重开始轻喘,李梦阳开始用食指在乳尖上轻轻地打起了圈圈,不可过重,现在秦雨甯的乳尖肯定会瘙痒,藏在乳晕里的乳头现在已经被刺激的凸起了。“小亲亲,舒服吗?”李梦阳红着眼舔了舔秦雨甯的后颈。

    “嗯…舒服…”秦雨甯闭合的眼闪了闪,好舒服,就像飘在云端一样,要不就让她为自己按摩胸吧,对,就把她当做按摩师,莫念余应该不会介意的,莫念余只说不可以被肏穴,没说不可以按摩胸,她保证不会让她进去下面。

    乳尖变硬,李梦阳换作用拇指和食指在上面磋磨,食指的指尖勾了勾乳洞然后边揉边勾,乳洞哪是轻易能勾到的?只是像是模仿操穴一般操乳头,秦雨甯舒服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按住李梦阳的手开始揉自己的胸。

    有技巧的按摩揉捏让她的乳房变得胀胀的,李梦阳把她的衣服全部撩起然后拉过她转身,一把拖住她的屁股把她抱起来架在自己的腰上,屁股上光溜溜的,今天穿的是丁字裤吗…

    两个臀瓣被一左一右的手拖住,骑跨在李梦阳腰上的细腿堪堪勾住不至于掉下来,只有秦雨甯知道现在自己的花穴是被打开的,微风吹了进去,一冷一热的温度让刚刚有些干涩的穴口又亮起了晶莹。

    “小亲亲,搂好了,别掉下来哦。”李梦阳去吻秦雨甯,却被她躲开了。

    “嗯…”不能亲吻,只是按摩…莫念余,她现在只是想用舌头帮自己按摩按摩…秦雨甯的眼角微红开始浅浅地低吟。

    作者有话说:竟然到第二页去了0.0,好了,今天发一篇长的嘿。求珍珠求收藏求评论诶,想加群的在文案记得备注哦。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