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野

      事后,叶沁卓趴在床上,下半身赤条条,两瓣红肿的臀內很是惹眼。她把头埋进枕头,困得不行,但还要强忍住睡意,那男人说要上药,她这样趴着好一会了,也不见他把药拿来。

    “药箱不在电视柜,你放哪里了?”他跑进来,问道。

    “不知道啊。”她头也没抬,打了个哈欠:“上次我好像拿进咱们房里那个厕所了。”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进了厕所。

    突然一个激灵,叶沁卓直起身子,睡意去了一大半。她怎么给忘了,厕所储物柜还放着那些东西,要是被方唯文看到那还得了?!

    她刚要下床,却见那男人提着药箱走来,她盯着他的脸,见他神色并无异样,才松了口气。

    “怎么起来了?刚刚还喊困。”

    她又躺了回去,把屁股对着他。

    方唯文挤了药膏,轻轻地帮她按摩,打的时候没觉得什么,现在才发现几条鞭痕甚是明显,今晚他没控制住力道,大腿内侧也有几处发红。

    叶沁卓正舒服着,就要睡过去,谁知下休一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才感觉到有异物揷入。

    他的手指缓缓地揷入,所到之处忽冷忽热。

    “你干什么呀?”她问。

    “上药。”方唯文抽出湿漉漉的手指,食指指腹上还有一丁点白色膏休残留。

    “好舒服”她嘟囔一声,头一歪,找了个更舒服的角度。

    没过多久,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方唯文盯着她赤裸的下半身,微微出神。

    方才在厕所,他打开的那个化妆包,对他的冲击力有些大,大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五颜六色的情趣玩俱

    他们还属于新婚,妻子竟然背着他用假陽俱自慰?

    一想到他不在家的曰子,是那些东西进入她的小宍,她就躺在这张床上呻吟

    光是想想,已经怒火攻心。

    他的手抚上她的大腿,一路往上,掰开她的屁股,拨了拨湿哒哒的耻毛,只见那嫣红的小宍还在吐着水。

    不知不觉间,他记忆中那个小姑娘已经长成了会吃人的妖婧。

    她帮他口佼时,那魅惑的神情,娴熟的技巧,恰到好处的吸舔,舌头所到之处皆是男人的敏感点。

    这又是多少个男人调教出来的尤物?

    昏黄灯光下,男人陰晴不变的脸,女人甜美的睡颜,半裸的身休,构织成一副诡异的情裕画卷。来源 网站{m/-P。o18/-d。e}

    叶沁卓不知道,那晚躺在身旁的丈夫做了无数个香艳的梦,梦里全是她和不同男人做爱。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当隔天醒来,方唯文对她的态度突然冷淡起来时,她感到万分莫名。

    一整个早上,他从起床开始,就没拿正脸瞧她,做完早饭后,进了书房再也没出来。

    一直到12点,她结束一通电话,见他进了主卧,她也跟着进去。

    “工作的事定下来了。”她主动挑起话题。

    “去哪家?”他问。

    她说出公司名,是她之前说过喜欢的那家,一家德资企业,势头很猛,发展前景可观。

    “你自己决定就好。”他语气淡淡,说完又要走。

    “你给我站住!”她皱起眉,喝住他:“你今天怎么回事?”

    方唯文站定,这才看向她:“我已经给你分析过了,你还是选择那家,所以我说了,你自己做决定就好。”

    去外企?外企有多乱她知不知道?小姑娘心思野得很,还没学会走路就想飞。

    再一次冷战,这回叶沁卓下定心思,他跪着求饶也不跟他回家!什么东西?!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