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骗

      车祸过后,方唯文明显感觉到叶沁卓对他的态度冷淡了许多,她早出晚归,每天在他起床前,她已经离开家,晚上他睡下了,她还没回来。

    一连几天,他连她的面都见不着,更别谈找机会跟她聊聊。

    那天他问她见过什么人,她闭口不谈,也没说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奇怪的是,她的负面情绪似乎全部发泄在他身上。

    这天晚上,墙上的闹钟指向12点,叶沁卓依旧没有回来,他盯着手机屏幕,犹豫许久,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被掐断,他有些动怒,刚要再打第二个,门却开了。

    她走进来,背对着他在玄关处换鞋。

    方唯文走上前去,问道:“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家?”

    她换好脱鞋,回过头看他,不满他的语气,眉头蹙起,淡淡地道:“我出去找工作了。”

    “找工作找到这个点?哪家公司招聘到晚上12点?”

    “我不是你的下属,你对我吼什么吼?”她瞪他一眼,越过他就想走。

    “你喝酒了?”他拉住她的手臂,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脸。刚刚她进来他就闻到了,一身的酒气,什么时候她变成了这样?又是抽烟又是喝酒。

    “是,我喝了。”她点头,冷哼一声,甩开他的手,回了房。

    如果说之前她发起的冷战是带着小女生的别扭情绪,现在的她就是真的不愿意搭理他,不愿意让他碰,也不愿意和他说话。3vv -5t nS。c'Om

    然而方唯文对此感到不解,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在浴室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又拿着那些瓶瓶罐罐往脸上抹了半个钟,方唯文靠在床头,看了看墙上的钟。

    叶沁卓涂好身体乳,慢悠悠地上了床,刚背着他躺下,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最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

    说真的,方唯文觉得十分无奈,凌晨2点和妻子敞开心扉聊心事,对他来说有些滑稽。

    但有些事情不谈,有些结不解开,它就永远在那里,永远隔在二人中间,谁也不好过。

    她沉默。

    “卓卓,我们是夫妻,我希望我们能坦诚相对。”

    “坦诚相对?”她重复这四个字,语气带着不屑。

    他捕捉到她的情绪,打开了床头灯,掰过她的肩,看着她的脸:“你能跟我说说吗?为什么最近对我态度那么差?”

    “你有对我坦诚相对吗?”她问。

    “我有什么好瞒着你?”他更加困惑,婚前,除了彼此的感情过往,他把自己所有事情都已经告知她,就连个人资产也列了个清单发给她,可以说是知无不言。

    叶沁卓看着他的眼睛,以前她能从这双眼睛里看到自己。那时候的她对他的一切总是充满好奇,她好奇他的眼睛为何会比别人的清澈那么多,她对着它们做鬼脸,哈哈大笑。他对此感到无奈,总是把她赶下膝头,可能还觉得这小孩怪得很。

    现在她同样能从这双眼看到自己,只是当初那个傻了吧唧的孩子不见了。透过这双眼,她仿佛看到自己因为愤怒而扭曲的灵魂。

    “你在看什么?”她盯着他看了许久,方唯文忍不住问道。

    她收回目光,转过身去,声音疲倦:“先睡吧,我明天还有面试。”

    姚培兰精心培养她20多年,本想着将她打造成一个知书达理的淑女,谁知跑偏了,那一条条规矩不但没有约束到她,反而在她心里埋下叛逆的种子。她期盼她比同龄人更优秀,更大气,更落落大方。而实际上呢,她锱铢必较,有仇必报,心胸狭窄。

    婚前姚培兰找方唯文谈过话,想必是把她的优点放大10倍说给他听,正是展示她辛苦培育成果的时候,她怎么会错过?

    姚培兰也许会告诉他,卓卓这人心思单纯,还是孩子脾气,凡事多让着她,多哄着她。

    而方唯文也照做了,婚后他就真的把她当个孩子看。或者在他眼里,单纯就是蠢,好骗,要不然,她怎么会因为他几句话就嫁给她呢?

    那时候,她受他蒙骗,觉得他真诚,即便这段感情不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但是爱这玩意儿本来就虚,因爱结合的夫妻很多也落得离婚的下场,她并不看重这个。

    她更看重的,是方才他说的坦诚相待。

    可实际上,他骗了她,把她当傻子。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