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章 逼逼不知换了多少根Ji巴——h

      女人本就娇嫩非常,那清纯中带着妩媚,妩媚中带着诱惑,声音如蜜汁一样甜,如猫儿般叫唤求操的模样,看得每个男人都有一团火朝小腹涌去,那阳具都高高的翘了起来。

    正在草她的沈一寒却嫉妒无比,心里不爽她的浪荡又忍不住羞辱她,大吊狠狠捅进了她的最深处,声音沙哑诱惑:“妖精,我操得你爽不爽?”他似要证明什么似得红了眼问道。

    苏妖精被男人那么一顶,哪里承受得住,大声的媚叫了一声:“啊——爽——哥哥的肉棒好粗,好大,人家好喜欢……”

    男人听了满意,得意的看了其他男人一眼,对着那被肉棒操的翻出来了的逼又狠狠插了起来,一边干一边问:“既然我把你操爽了,你怎么还要别人的大鸡吧?嗯?”他把她的臀肉死死捏着,眯着眼睛看着她丰满的椒乳浪出水花,那红梅越来越红,像成熟的红樱桃一般可爱,那如雪的眸中是秋水一般的欲望,看的男人心火大炽。

    “啊……人家就是喜欢被很多大鸡吧插嘛……”

    她嘴里舔着叶少的肉棒,手还调皮的抚摸他的蛋蛋,气喘吁吁道。

    叶少的眼睛也越来越热,恨不得代替沈一寒狠狠操死她。

    “荡妇,你这浪逼就这么欠干?”他也是气狠了,对旁边的男人道,“后面不是还有个洞么?一起干!这荡妇这么欠操。就用大鸡巴干死她!”说着把女人的身子放趴在他身上,让她雪白的屁股露出来。

    苏妖精想到要被两个男人一起插,又想到爸爸和爷爷同时干她那要爽上天的情景,一时间心中荡漾,穴儿都收紧了好多,绞得操他的男人到吸气。

    “真是下贱的骚货,一听要被两个男人同时搞逼都紧的不像话了,哦——水这么多,奶子这么大——皮肤这么滑腻这么白,真是极品,逼好紧,放松点,这是要夹断我吗?”他气喘吁吁道。

    “啊——人家要——啊——好爽——哥哥操得好深——插进子宫底了——啊——好棒——要死了——”

    “荡妇,荡妇——”

    “我要操屁眼了——”眼镜男阿慎早就忍不住了,看着沈哥的大吊在女人身体里进进出出,扶着大鸡巴就捅进女人屁股里。

    “啊——”撕裂的痛让女人尖叫。

    “阿慎,温柔点!”叶少快速的抽动鸡巴,皱眉道。

    阿慎嘿嘿一笑,一张脸因为欲望扭曲,那根紫红色的大肉棒插进了女人屁眼里,只留两个蛋蛋在外面,可以说是一插到底。“温柔不了啊,这婆娘的屁眼也分泌水,太紧了,要命!隔着那层薄薄的膜,我甚至能感觉到沈哥的粗大——哦——好舒服——”

    沈一寒同样爽翻了,她后穴被插,挤压的前面更紧了。

    两个男人默契的开始捅了起来。

    苏妖精看着自己的动洞吃着两根鸡巴,那淫糜的样子让她更加瘙痒难耐,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来,被两人插的眼睛都翻了白,爽歪歪的叫了起来,“啊——啊——好棒——好大的肉棒,人家同时被三根鸡巴插,要被搞死了——啊啊啊——饶命啊——噢噢噢哦哦——太深了——小逼逼要操坏了——啊——啊——”

    “太淫贱了,这么这么美的女人这么离不开男人。插死你——让你的骚逼这么浪——”

    “噢噢噢哦哦——妖精!我要被你咬断了。”

    “这嘴也这么会舔,这么会伺候男人——”

    三个男人同时插,疯狂的插,女人的身子被他们夹在中间,如小舟飘荡。

    淫荡浪叫声不绝于耳。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三个男人一声低吼,浓浓的精液全部撒进了她的逼里,屁眼里,嘴里——

    他们舒解了,三个洞又换上了新的鸡巴继续被搞,不断的插插插。

    苏妖精叫着叫着7声音都沙哑了,逼里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根鸡巴了,全部是各个男人的精液,多的她肚子装不下了,鸡巴一抽出来,大量的白灼精液就被带了出来,淫糜非常,男人们的黑色毛发都全是精液和淫水。

    苏妖精不知被一群男人轮流操了多久,最后被草晕死过去,男人才放过她。

- PO18 https://www.po18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