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o18.cOm 第141章 大结局:疯狂性爱

      他们没在酒店乱来,而是决定先回家里,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浓墨重彩,而陶软坐在车后座,却看不清窗外的半点风景。

    只因此刻顾之洲跪在她的裙摆底下,分着她的腿,用嘴唇肆意亲吻她的阴唇。

    前面的挡板升着,司机看不到他们的荒唐,可陶软却仍旧捂着唇,不敢泄出一丁点的呻吟。

    她已经湿透了。

    顾之洲用唇舌玩弄她的阴蒂,从蒂头一路舔下去,把她花道吸的啧啧有声,最后辗转到了穴口。

    她的水儿含不住了,被顾之洲稍一剥开穴肉,就源源不绝的涌入,再尽数被顾之洲吃进口中。

    太舒服了。

    陶软骚浪的不得了,爽的想尖叫,却还是压抑着呻吟,仰着脖颈,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浪荡地喊出声音。

    “嗯~”

    陶软很快就高潮了。

    她花道抽搐,穴肉颤抖,骚汁淫液多的只差没飞射,可顾之洲没有放过她,还并拢了两根手指强势捅开她刚刚高潮的穴,把舌头强硬地送了进来。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可舌头却那么软,柔软的舌苔舔过她敏感的内壁,以至于陶软还没从上一轮的高潮平复,就被送入了新的浪潮里颠簸。

    可她怪不了顾之洲,她也好喜欢,她也好舒服,她甚至不受控制地扭动腰肢,被顾之洲的舌头又送上了好几次高潮。

    “阿洲……”

    陶软甚至觉得不够,还想要更多,她在一片迷蒙里搭上顾之洲的肩膀,软着音调,不知廉耻的求欢:“还想要那个……”

    车子却在这个时候停了。

    “唔……”

    “先下车,到家里就都给你,好不好?”

    顾之洲抬眼看着他,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温柔,陶软无法拒绝,只能晕晕乎乎的点头。

    陶软被顾之洲抱下了车,司机很快离开别墅,可他们却没能等到进屋,而是在紧闭的大门上就直接干了起来。

    她的小穴太浪了,不等男人插入就淌着水儿,饥渴难耐地一收一缩,顾之洲的阴茎也早就硬了起来,一等拉链拉下,被解放出,就直奔着那湿软的温柔地冲了过去。

    他插进了她的嫩穴,用那狰狞赤红的巨物,用那根勃起粗硬的阴茎。

    “啊~”

    顾之洲掐着陶软细瘦的腰身,不由分说地就抽插了起来,而陶软终于也可以不用忍耐,可以浪叫出声。

    “啊啊啊~阿洲、老公……你慢一点~我要受不住了……”

    “软软的骚穴这么欠肏,怎么会受不住?”

    “啊~啊~”

    “不是我操的越快你越爽吗?”顾之洲把阴茎抽出大半截,又用龟头抵着那软嫩的穴壁往里深深一捅,“软软太骚了,小逼又爱咬又欠操,我不这样操,怎么能让你满足?”

    “啊~”

    陶软回应不了他的话,顾之洲用阴茎在她穴里挞伐,而她能做的回应,就是收缩着小穴吸咬,用柔软的穴道包裹着那巨物讨好。

    因为她知道,这根东西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快乐。

    他们从门口一路做了屋里,在清澈透亮的玻璃窗前,顾之洲抽出了阴茎,把她按在地毯上,要她跪下去给他口交。

    “可是……”陶软看着那水淋润泽的龟头,模样为难。

    “不想尝尝自己的骚水儿么?”顾之洲掰开她的下巴,把那刚肏过她小逼的阴茎不由分说地送了进来。

    “唔……”

    顾之洲今晚在性爱上格外强势,陶软没法拒绝,只能闭上眼,顺从地去舔那带着麝味儿的粗长巨物。

    她尝到了自己的味道。

    好羞耻。

    顾之洲在她口腔里享受完,濒临射精的时候问她要射在哪里,陶软湿漉着眼睛抬眼,因为含着根巨物没法回应,就用行动给了他答案。

    陶软转着舌尖,对着那马眼轻轻一吸。

    顾之洲果不其然地射了,都射在了陶软嘴里,陶软伸出舌尖给他看,然后就吞了下去。

    “谁把你教的这么骚?”顾之洲粗喘着气,眸色渐深。

    陶软就握着他那半软掉的阴茎,温温柔柔地给他舔,半羞半嗔:“除了你还有谁?”

    顾之洲没多久就又硬了,这一次却没有直接插入,而是把她抱了起来,抱到了圆润的茶几角上,让她用那光滑的茶几角磨逼。

    “好好蹭,蹭爽了就把大鸡巴喂你。”

    可陶软刚被那根大玩意填满过,这会儿简单的蹭着边角怎么可能满足?不管她如何调整,都体会不到顾之洲用鸡巴肏她的那种快乐。

    “阿洲,”陶软服软了,湿红着眼尾跟他撒娇,“我爽不到,你帮帮我,好不好?”

    顾之洲看了她三秒,而后就将她抱了起来,带到了楼上。

    “阿洲……”

    “我帮你。”

    顾之洲把她带到了落地镜前,分着她的腿,把她的小逼贴了上去,那镜面冰凉,软嫩的穴肉一接触到,就被刺激的收缩不停,陶软也呻吟不止。

    “爽不爽?”

    “啊……爽、好爽……”

    别样的刺激让陶软得到了莫大的快乐,顾之洲抱着她,用镜面玩弄她的样子太过淫荡,她一睁开眼就能看到那个媚态横生且过于淫荡的自己。

    “这就舒服了?那等下我肏进去软软会爽成什么样?”

    陶软被放到了洗漱台上,顾之洲分开她的腿,用阴茎正面肏入她的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运动。

    那一夜顾之洲很疯狂。

    他们在家里的各个地方做爱,用了各种姿势,花样百出,极尽淫靡,玩的最过分的时候,顾之洲甚至先让她对着镜子射了尿,然后又把满满一泡尿液射进了她的花穴,她的肚子被射鼓操大,失禁的感觉控制不住,一等阴茎拔出那尿液就从穴口哗啦啦的流出。

    后来陶软被操到哭。

    不是因为疼,不是因为不喜欢,只是太过羞耻,羞耻的她要哭。

    可顾之洲却吓了一跳,连忙抱着她哄,样子小心又温柔。

    “软软不哭,不哭了,我带软软去洗干净,好不好?”

    陶软攀附着顾之洲的肩膀,把唇放到了顾之洲耳边。

    顾之洲听见她说:“那……等洗干净,可以再肏一回吗?”

    陶软也疯了。

    她爱上了顾之洲,同样爱上了顾之洲给她的疯狂性爱,她在爱里得到幸福,也在性里得到了难以言喻的快乐。

    顾之洲果然又肏了她一回,这次陶软没有坚持住,在高潮过后就昏睡在了顾之洲怀里。

    顾之洲没有射精,却把阴茎拔了出来,轻轻亲着她的脸颊,对她说晚安,说我爱你,软软。

    ……

    那一晚陶软做了个梦。

    梦里枝繁叶茂,光影交错,朦朦胧胧间,她仿佛回到了那个被她遗忘了的小时候。

    她看见了温柔且美丽的母亲,遇到了好看却阴郁的少年,想起了那个盛夏的零散片段,仓库角落,漂亮裙子,斥责,哭声,牵手和棒棒糖,刀刃和血污,还有无数模糊不清晰的破碎场景。

    “阿洲!”

    陶软从睡梦中惊醒,还不等心悸平复,就被顾之洲拥入怀中。

    “是做噩梦了吗?”

    男人的手掌温暖干燥,轻轻拂过她背脊的时候分外温柔,陶软呼吸急促,却到底还是在这份安抚里得到了拯救。

    “别怕,我在呢,别怕,软软,没事了。”

    陶软轻眨眼睫,握住了顾之洲的手。

    顾之洲握着她的手摩挲,低下头,声音温柔,又问了一遍:“是不是做噩梦了?”

    他们昨天折腾的太晚,虽然还没睡几个小时,但如今天却亮了,就着从遮光良好的窗帘里透进的薄弱微光,陶软看向顾之洲的脸,叫他的名字:“阿洲。”

    “我在呢。”

    陶软语气里染上了点委屈,像是撒娇又像是抱怨:“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顾之洲亲着她,把她揉到怀里,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揉入骨髓,说了一遍又一遍的情话。

    “我爱你,软软。”

    “我只爱你,这辈子都没法离开你。”

    ……

    陶软重新闭上了眼,用脸颊蹭了蹭顾之洲的颈窝,她没有梦见顾之洲不要她,只是忽然间想明白了顾之洲非她不可的缘由。

    脑海里各种片段呼啸闪过,一片凌乱间,陶软又记起几个月前在学校的那条石板路上,她遇见顾之洲的那个早晨。那时她叫他学长,同他道谢,而顾之洲眉目温柔,把巧克力不经意间递给她时,云淡风轻的表象下分明掩藏着波涛汹涌的深情。

    她早该看穿的。

    后来陶软就作闹了几次。

    都说感情经不起试探,可她偏要试一回。

    从前她又乖又懂事,对顾之洲极尽体贴,可这一次,她开始任性,不再温柔,时不时无理取闹,总要跟顾之洲对着干,还会在半夜把顾之洲叫起,要他出去给自己买冰淇淋。

    顾之洲当然发现了她的异常,但还是对她温柔呵护,百依百顺,异常耐心,连询问她到底怎么了的时候,眼底也满是柔情。

    陶软差一点就缴械投降,但还是咬唇狠下了心。

    第二天她去了酒吧。

    舞池里放着噪杂震耳的音乐,闪烁的灯光迷离耀眼,陶软尝了口酒,放下酒杯,也跟着过去跳舞,她身段姣好,姿色过人,一入人群,自然有男人凑过来搭讪。

    眼看着一只手就要轻佻地横在她腰间,却有一双熟悉的臂膀将她揽走,带她离开了这喧闹之地。

    “你放开……唔……”

    陶软被按在了墙上,熟悉的男人把她按在墙壁上深吻。

    “唔……”

    “软软,你到底在跟我闹什么?”顾之洲眼中终于满是怒气,过往的温柔仿佛要在顷刻间倾覆殆尽。

    陶软像是要哭:“你现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顾之洲抬着她的脸,看了她许久,才松缓了气息,尽量平静地跟她道:“我说过,软软,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如果你能开心,那不管怎么折腾我,我都心甘情愿,可现在你明明不开心,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顾之洲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语气也变得危险:“你不喜欢我了吗?软软?你最近这么折腾,难不成是想跟我分手?”

    陶软故意激他:“如果我说是呢?”

    顾之洲沉默了瞬,继而笑了。

    他说:“可我爱你。”

    “所以你不会放开我对不对?你会把我关起来吗?像囚禁金丝雀那样,把我锁起来,断绝和外界的全部联系,每天只能敞着腿,跟你做爱……”陶软说着说着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顾之洲神色古怪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心疼还是该笑。

    “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还不至于那么变态吧?”

    陶软抹了把眼泪,大声凶他:“难道你还不够变态吗?”

    陶软凶着凶着又哭了,声音也带了哽咽:“那么早就觊觎我,联合纪夏骗我,进到梦里玩我,还天天监听监视我,你工作不是很忙吗?到底是怎么做到每天360度无死角不停歇的盯着我的啊?”

    顾之洲唇角笑意褪去,眼中终于有了慌乱:“你……”

    陶软说:“你不会真以为我不知道吧?”

    顾之洲手指发颤,没有回应。

    陶软却追问他:“你怎么不说话?顾之洲,你为什么不说话?”

    见顾之洲还是没回答,陶软就拽住他的领口,拉着他逼他直视自己,继续哭:“你说啊,还是说我戳穿了你,你就不要我了……”

    顾之洲神色一黯,握住她的手,把她往怀里一带,又吻了下来。

    这吻凶猛又热烈,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最近就是因为这个跟我闹?”顾之洲抵着陶软的额头问。

    陶软软了音调:“我也不知道……”

    顾之洲顿了顿,又问:“那你还喜欢我吗?”

    陶软拿手指在他胸口画圈,不答反问:“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顾之洲握着她的腰,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声音温柔:“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过去种种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以后……”

    陶软打断他,拿手指抵在他唇上,摇头道:“我也不是要你改变什么。”

    “那……”

    “我只是想试试看你对我纵容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顾之洲反应了三秒,而后笑了,抬着她的下巴就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道:“软软怎么这么可爱?”

    陶软辩驳他:“这算什么可爱?”

    “很可爱,”顾之洲揉了揉她的脑袋,又问:“那现在你试出来了吗?”

    陶软撇了撇嘴:“好像,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闹什么,你都能接受,你只是不能接受我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

    顾之洲把她往怀里抱了抱,拥着她道:“你做你自己就好,我说了,不管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只要你开心,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配合。”

    陶软心情平复了,也没再哭,却还是要刺激一下顾之洲,道:“那如果我想再找一个男朋友……”

    顾之洲揉了把她的屁股,明晃晃的威胁:“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把你关起来?每天用锁链锁着,除了被我肏逼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陶软恼了,从他怀里抬眼瞪他:“你果然这么想的对不对?”

    顾之洲轻笑:“这办法还是你教给我的。”

    陶软凶巴巴:“你果然是个变态。”

    顾之洲抱着她,并不计较,只道:“你是我的,软软,但我不会限制你的交友,也不会干涉你的自由,我只要你的爱情和身心独属于我,除此以外,我别无他求。”

    “你只是说的好听,”陶软看着他,戳破他的情话,“当初我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我爸跟我极力推荐这所大学,你敢说这跟你无关?你分明就是想要我来你身边,还说什么不会干涉我的自由?”

    “我……”

    陶软不让他说,继续逼问:“再有,如果我想去国外留学,暂时离开你身边,跟你谈异地恋,你真的会愿意放我走吗?”

    顾之洲拧起眉头:“我可以把工作转移到你留学的地方陪你。”

    “你看,”陶软抬着眼,看向他,语气笃定:“你就是这样掌控欲极强的人,你给我的自由只是相对的,你当然爱我,但是你根本不可能给我完全的自由。”

    顾之洲没法反驳。

    他拥着陶软的手臂不自觉地缩紧,面上出现与平时完全不符合的神色,而陶软看得出来,他在紧张,他生怕一句话说错,自己就会离开。

    而陶软却在这个时候笑了。

    她捧起顾之洲的脸,踮着脚,在顾之洲唇上落下吻,笑的娇美明媚,一改刚才的质问和咄咄逼人。

    陶软说:“好在,我并不想要完全的自由,你能给我的相对自由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所以,我们是不是很般配?”

    顾之洲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如果换作另外一个人,很可能就受不了你了呀,不能离开你身边,还要每天被你监控,一般人都受不了男朋友这样啊,”陶软停顿了一下,又话锋一转,“但我就会纵容你,我没有离开你的想法,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哪怕被你窥探隐私也觉得无所谓,所以,我是不是这世上最适合你的女朋友?”

    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哪怕此刻他们在小巷,头顶也有昏黄的灯光,就着那灯光,顾之洲看见了陶软脸上挂着泪痕却对他笑靥如花的样子,于是滚烫的心脏在胸腔里蓬勃跳动,本就疯狂的爱意更是肆无忌惮的蔓延生长。

    “软软……”

    “软软……”

    顾之洲抱着她,一下又一下地亲着她脸颊,叫着她的名字,陶软却推开他提醒:“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顾之洲闭了闭眼,把那汹涌的情绪压下,温柔笑了,他说:“是,我们最合适,我们最般配,你就是这世上最好的女朋友。”

    陶软不等他说完就抱住了他。

    “你以后要好好爱我。”陶软说。

    顾之洲说:“我会加倍爱你。”

    “那我也不跟你闹了,以后我们好好过。”陶软搂着顾之洲的脖子,仰着头讨吻,等得到以后就退开,转而去拉顾之洲的手,“回家了。”

    顾之洲把她的手用力回握,应声道:“好,我们回家。”

    陶软巧笑倩兮,又侧身去顾之洲耳边,同他说:“想快点回去,好跟你做爱。”

    顾之洲没有停顿,可牵着她的手臂却骤然绷紧,眸色也变得浓烈幽深。

    那一夜,陶软得偿所愿,又得到了一场由顾之洲给她的疯狂性爱,而这一次,陶软无比肯定,他们会一直相爱下去,直到地老天荒都不分开。

    閱渎絟呅請椡:χrOúrOúWú.Cóм

- PO18 https://www.po18h.com